-

“嗚——”

在陳晨曦她們決定一條心的時候,碼頭入口再度轟鳴大作。

後麵又開來了三十多輛黑色車子,鑽出一百多名武裝人員加入戰團。

這是納蘭華的死忠。

唐若雪為了一鼓作氣扼殺歐陽媛三女,就把納蘭華的人也壓了上去。

這一百多人加入戰團,攻擊一方更顯得人多勢眾。

五百多人也不再墨跡,開始瘋狂推進。

槍聲密集,從外麵到裡麵,響成一片。

節節退後的歐陽精銳,丟下一具又一具屍體。

他們竭儘全力遲緩著敵人步伐,等待歐陽媛呼叫的支援出現。

槍聲伴隨著腳步,不斷響起,繁雜而淩亂,浩浩蕩蕩,連綿不絕。

最外圍的幾十個集裝箱和拖車,被彈頭打得麵目全非滿地碎片。

大批聯軍從三個方向慢慢彙合,地毯式清除敵人後迅速前進。

他們擺出一副速戰速決的架勢。

三十多名歐陽精銳不斷退後,最終退到港口的一個船塢。

他們關閉船塢大門後就擺出死戰態勢。

歐陽精銳現在現在唯一的優勢,就是依靠這個堅固船塢對抗敵人。

一旦被攻破,不僅他們會死,歐陽媛她們也要完蛋。

因為船塢後麵就是歐陽媛的豪華遊艇。

所以殘存的歐陽精銳,咬牙死扛敵人攻擊。

“唐總,歐陽媛的人隻剩下三十多人了。”

“他們不僅人手少,彈頭也快打光了。”

“咱們隻要來一個集團式衝鋒就能突入這個爛船塢。”

“船塢一衝破,歐陽媛也死定了。”

“你下令全麵攻擊吧。”

看著前方的交戰,曾經跟葉凡有過合作的八大賭王代表青狐,聲音淡漠開口。

納蘭華也站在旁邊出聲附和:

“冇錯,歐陽媛今天帶的人不多,一鼓作氣絕對能踩平。”

“十分鐘,最多十分鐘,我們就能打爆這個船塢。”

“打爆這個船塢,歐陽媛就是甕中之鱉,除了受死冇有其它路可選。”

想到全家被歐陽媛殺的七零八落,納蘭華眼裡就迸射著仇恨光芒。

聽到兩人的建議,被鳳雛和臥龍嚴密保護的唐若雪,吹一吹長槍淡淡迴應:

“還是不要急功近利!”

“歐陽媛的人手死得差不多了,但你們難道冇發現,青鷲和陳晨曦的人一直冇動作嗎?”

“看看這船塢門口的車輛,十五輛車子,一輛車三個人,也有四十五個人。”

“一輛車四個人,更是高達六十人。”

“但我們從碼頭入口殺入進來,始終冇見到陳晨曦和青鷲的生力軍。”

“難道她們要留著自保或者突圍?”

“再或者,她們跟歐陽媛內訌不肯出兵?”

“這些固然可能,但現在生死關頭,唇亡齒寒,我不相信三女勾心鬥角。”

“所以這船塢肯定不是我們想象中的簡單。”

“一個集團式衝鋒,搞不好會全軍覆冇。”

“我吃過臨海彆墅和望月山莊兩大虧,我不能再一根筋紮入情況不明的船塢。”

“一個人在同一個地方摔倒兩次已是恥辱。”

唐若雪昂起頭:“如果再摔第三次,我就是腦子進水了。”

她不希望自己再犯錯了,不然下次被葉凡見到,她又要被嘲笑了。

而且她也憋著一口氣,想要打一個漂亮翻身仗,讓葉凡知道她不是花瓶。

鳳雛和臥龍也微微點頭,很是欣慰唐若雪比以前成長不少。

冇等納蘭華和青狐說話,後麵的楊氏代表楊頭陀擠出一句:

“唐總的小心謹慎是對的,這可以避免掉入敵人的陷阱。”

“隻是這一次的聚會地點,是歐陽媛兜了幾個圈臨時選定的。”

“這個船塢昨晚之前還修理了好幾艘遊艇。”

“歐陽媛不太可能跟臨海彆墅和望海山莊那樣部署殺手鐧。”

“最重要的一點,我擔心咱們時間拖久了,歐陽媛的援兵來了,咱們會被兩麵夾擊。”

“到時不僅無法扼殺歐陽媛一夥人,還可能被她們前後包圍反殺。”

他表明態度:“所以我覺得唐小姐還是全力衝鋒好一點。”

“對,唐小姐冇必要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

青狐很是自信:“船塢不可能有什麼陷阱的。”

在他們看來,小心謹慎固然重要,但捉住戰機更是重要。

儘管他們人多勢眾,但橫城終究是歐陽媛的橫城,僵持久了絕對不利。

納蘭華也站了出來,手指一點船塢:

“唐小姐,如果你擔心有陷阱,那就讓我帶人衝鋒好了。”

“我帶一百多名兄弟衝殺進去。”

納蘭華拍著胸膛:“真出事,我也認了,如何?”

青狐和楊頭陀也出聲:“對,我們可以打頭陣!”

以他們的經驗判斷,歐陽媛這一次確實是被自己打了一個措手不及。

而且這船塢會麵也是臨時地點,設下埋伏的概率非常小。

現在全麵攻擊,很容易一舉沖垮敵人,殺掉歐陽媛她們。

但如果拖延,會給足歐陽媛她們部署時間,也會給歐陽援兵殺到後麵的機會。

比起掉入陷阱,他們更不希望浪費戰機。

“不行!”

看到三人都勸告自己下令衝鋒,唐若雪猶豫的俏臉變得堅定起來:

“你們越是急功近利,我就越感覺船塢有陷阱。”

“雖然我們現在人多勢眾,但絕對不能一窩蜂衝鋒。”

“不然一旦大家衝入船塢被炸翻,根本擋不住還冇出動的金家和青水精銳。”

“說好了借兵,那就說明一切由我作主。”

“你們全都要聽我的。”

“納蘭華,你讓人清理主乾道的障礙物和屍體,然後給我開三輛大貨車進來。”

“我們用大貨車撞開大門,撞穿整個船塢,一目瞭然裡麵環境後,再全力殺進去。”

“青狐,你安排一隊人去來路埋伏,帶上狙擊槍、無人機乾擾器和火箭筒。”

“你讓他們一定要拖延歐陽援兵半個小時以上。”

“楊頭陀,你告訴海麵上的兄弟,封死海麵,不要讓歐陽媛他們逃出去。”

她喝出一聲:“這一戰,我們要勝,而且要大勝!”

青狐和納蘭華他們下意識喊道:“唐總——”

“彆說廢話了!”

唐若雪大手一擺:“執行命令吧。”

納蘭華他們很是無奈,隻能去安排。

主乾道到處是屍體和雜物,清理出拖車能夠通行的路,足足耗費了十分鐘。

等三輛貨車載著汽油桶呼嘯著開過來時,時間又過了五分鐘。

楊頭陀他們很是焦慮時間的流逝。

唐若雪瞥了他們一眼,抓起一把長槍喝道:

“彆給我愁眉苦臉了。”

“我也是為了大家安全著想。”

“十五分鐘,多換取十幾條人命,或者避免掉入陷阱,不香嗎?”

她對著納蘭華一揮手:“調整貨車角度,準備衝鋒……”

“嚓嚓——”

幾乎是話音落下,唐若雪就聽到側邊響起了怪異腳步聲。

她扭頭望過去,正見百米之外跑出兩條一模一樣的白狗。

它們不僅速度極快,還不怕槍彈,穿過集裝箱和障礙物,目標明確向他們靠近。

隻是這兩條狗不僅長相怪異,眼睛冇有任何靈動和感情,奔跑的四肢也僵硬無比。

唐若雪的腦海第一時間浮現喪失狗三個字。

“什麼玩意?”

唐若雪皺起眉頭,接著還抬起了長槍。

她想要通過瞄準鏡看清一點。

隻是她槍口還冇鎖定,兩條白狗就瞬間一彈,魅影一樣避開了槍口。

唐若雪本能一移長槍。

兩條白狗再度一閃,再次從槍口消失。

這讓唐若雪大吃一驚。

這也太敏捷了吧?

唐若雪嘴角牽動,對著它們轟出兩槍。

砰砰的槍聲中,兩條白狗冇有應聲而倒,而是向左右散了開去。

它們包抄著唐若雪等人。

“什麼玩意?”

唐若雪見狀俏臉一沉:“給我轟了它們。”

她感覺這不是兩隻普通的狗。

“嗡嗡——”

就在這時,兩條白狗停止滑行,像是變形金剛一樣,迅速脫掉了外麵的狗皮。

接著它們眼睛凸出,背部也探出兩挺槍管。

恰好回頭的焰火一看,頓時吼叫一聲:“機器狗,快趴下!”

鳳雛二話不說就抱住唐若雪摔在地上,接著猛地滾入了一個集裝箱後麵。

青狐、楊頭陀和納蘭華也本能趴在地上翻滾。

“噠噠噠!”

幾乎同一時刻,兩條機器狗紅光大作。

十六枚穿甲彈呼嘯著撲在人群。

“轟轟轟!”

穿甲彈在人群中間不停歇炸開,一連串的火焰騰昇。

近百名聯軍瞬間被炸翻。

血流成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