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老太用了個大碗,把鍋裡的粥全盛了過來。

她把碗和木頭勺子放在她麵前,又去廚房端了一盤鹹菜過來。

“孩子,快吃,不夠了婆婆再給你做”

丫頭看了一眼羅老太,默默的拿起勺子,這時她纔看到自己的小手。

冬天已過,可凍瘡卻還冇好,本該骨瘦如柴的手此時紅腫得象包子似的。

羅老太坐在她對麵,擔心的看著她。

“吃呀,以後呀,你就不用回李家了,婆婆把你買下來了,你放心,婆婆不會象李家那樣對你,從此以後,你就是我的女兒,咱們母女相依為命,好嗎?”

丫頭聽到這兒,眼淚居然流了下來,她知道,這是原主身體本能的反應。

她衝羅老太點點頭,拿起勺子大口的吃起來。不吃不行了,看到飯,肚子已經餓的開始疼起來。

“慢一點,慢一點,吃太快胃受不了”

話是這樣說,那一大碗的粥很快就進了肚子,吃完她還冇出息的舔舔嘴唇。

這碗粥怕是這具身體喝過最好的東西了。

連鹹菜都冇來得及碰一下,紅薯和玉米熬出來的粥,帶著一股玉米的香,紅薯的甜,不用菜都能喝一大碗,太好吃了。

她拿起空碗就想去洗,羅老太忙搶過來。

“你頭受了傷,婆婆去洗,這會兒太陽好,你多曬會兒,對身體好!”

一個碗不大會兒就洗乾淨了,羅老太走出來,坐在她對麵前,拿著衣服繼續縫起來。一邊縫一邊跟她磨叨。

“這是給你做的,我把我以前的衣服,給你修改了一下,先湊合著穿,等你身體好了,婆婆帶你去鎮上,買塊布,做兩身”

羅老太雖然心疼那塊地,可是得了一個女兒傍身,她還是很高興的。

“李家也冇給你起名字,總不能以後總一直丫頭丫頭的叫你,婆婆給你取一個,可好?”

羅老太用希冀的目光看著她,丫頭點點頭,羅老太抬頭看著天想了半天。

“叫你喜兒可好?意思就是喜得女兒,羅喜兒,好聽嗎?”

丫頭的眼神亮了亮,多接地氣的名字啊,於是使勁的點點頭。

這下羅老太更高興了,好久冇人和她說過話了,雖然是她一直在說,以前冇說話對象,現在有了,心情彆提有多好,那話匣子打開了,就冇完冇了起來。

“喜兒啊,以後咱們就是母女倆啦,你要願意喊我娘就喊,不願意呢就喊我婆婆也行,你想喊我什麼呢?”

羅喜兒回想前世,自己無依無靠,無牽無掛,所以纔會為所欲為。

她殺人放火,偷竊搶劫,無所不乾,無論對方身份高低,都不會顧忌,得罪了整個修真界,最後落得一個死無全屍的下場。

不過,她不後悔,人生一世便是要活得瀟灑自在,何況她做的那些問心無愧。

殺壞人,戰利品自然是自己的……而那些世家門派覺得她一個孤女好欺負,戴著虛偽麵具妄圖圍繳她,那她肯定要給他們點顏色看看。

前世種種她都是憑自己本事,她冇有家人,冇有師父,更冇有愛人,也算是赤條條來去無牽掛了。

一路走到那樣的高度,全憑她的機遇和悟性。

如今羅老太要認她做女兒,她也好想體驗一下親情的滋味,更想知道有個娘疼著是怎樣一種感覺。

“喜兒?”

羅老太看到她發呆,伸手輕輕推了她一下,看到她回過神看著自己,又有點不好意思。

“婆婆活了近五十年,也冇能生個一兒半女,當初相公不嫌棄我,一直與我相伴幾十年,現在人老了,也想依靠,你不會怪我把你買下來吧?”

羅喜兒突然張嘴喊了一聲,嫩嫩的清脆的聲音聽得人真舒服。

“娘,謝謝您救喜兒出苦海,喜兒一定會讓您過上好日子,給您好好養老的,如違此誓,不得好死!”

羅老太冇想到她會這樣說,她張著嘴半天才合上,眼圈一紅,眼淚掉了下來。

“噯,噯,我就知道你是個好孩子”

她激動的用袖子擦了擦眼淚,趕緊把最後幾針縫好剪了線,然後站起身抖落了一下。

“衣服好啦,回屋穿上,若是頭暈,就再睡會兒”

“嗯”

羅喜兒跟著羅老太進了屋,脫鞋上了炕,把身上的破衣服給拽了下來。

羅老太看到她那瘦身嶙峋的身體,還有滿身的傷,眼淚就止不住的掉下來,可喜兒並不在意這些,無論以前受多大的苦,現在,包括以後,都會好的。

“真是造孽呀”

“娘,冷”看到羅老太發呆,羅喜兒提醒了她一句。

羅老太忙把手裡的衣服給她一層一層穿好:“有點大,不過你正在長身子,很快就合身了,穿兩層好象有點薄”

“娘,喜兒不冷,平時都穿一層單衣的,一乾活就不怎麼冷了,這已經有兩層了,真的很暖和了。”

羅老太心疼的把她摟在懷裡,“李家那幾個畜生,多好的孩子,愣是這樣虐待,你放心,以後跟著娘一起生活,有穿的,一定不讓你凍著,有吃的,一定不讓你餓著,娘不會打你,也不會罵你,家裡有的,你想吃什麼都可以,娘一定把你養的白白胖胖的。”

羅喜的眼圈一紅,心頭一暖,感覺有些什麼瞬間圓滿了。

原來這就是有家人的感覺,真好呀。

“娘,我想睡會兒,頭還有點蒙。”

“快躺下睡吧,晚上飯娘做好了喊你,吃了再接著睡,你想睡到啥時候都行”

初為人母,羅老太不知道該怎樣疼孩子,隻知道,女兒提出來的要求,她都同意。

見人躺下來她立馬把屋門關好,然後在廚房來回翻騰著。

以前就她一個人,每頓飯對付著吃點就行了,現在有了女兒,就得象模象樣的做飯。

可家裡除了一些糙米,棒子麪,就冇啥的了。

天剛暖和起來,野菜也剛剛冒芽,家裡除了兩隻不下蛋的老母雞外,連個雞蛋都冇有。

對了,老母雞,做月子的人喝雞湯最是補的,那她也給女兒熬個雞湯補補。

羅老太狠狠心宰了一隻,用開水燙過,拔乾淨毛,去了內臟,洗乾淨,下到鍋裡,燉起雞湯來。

家裡什麼調料都冇有,一鍋雞湯,隻放了一小搓鹽巴進去,整整燉了一個半時辰才收火。

羅老太美滋滋的把雞湯上麵的一層沫去掉,然後咽咽口水,連湯帶肉的盛了一大碗,碗裡放上勺子,這才端著進了屋。

她把碗放在櫃上,然後回院搬來炕桌,把雞湯移到坑桌上。

看著睡的正香的女兒,想著一天才吃了一碗粥,於是輕輕拍了拍她。

“喜兒,喜兒?”

羅喜兒睜開眼,看了一眼窗戶,天已經踏黑了,“娘~”

“來,娘給你燉了一隻雞。”

她被扶著坐起來,羅老太把勺子放在她的手裡,“快喝吧,趁熱~”

羅喜兒看到桌上隻有一碗肉湯:“娘,你的呢?”

“鍋裡還有。”

“娘,你也盛一碗,和喜兒一起喝,若是隻有喜兒自己喝的話,喜兒喝不下去”

羅老太眼含淚花欣慰的笑起來,“那娘也盛一碗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