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就你這樣還想當內保?”

陳誌強瞪大雙眼,看向陳天的目光中滿是不信任。

會所內的保安確實分為外保和內保,外保就是普通的保安,任務巡邏站崗,工資低,比較辛苦,可是冇有危險!

相對來說,內保就不一樣了,不但待遇高,而且工作相當清閒,冇事的時候玩牌打麻將就好了!

但真有事兒的時候你得上!

換而言之,內保必須真正的狠角色才能乾,有問題的時候你得能解決!

就陳天這小胳膊小腿兒的還想當內保?

開玩笑!

陳天當然看出了陳誌強對自己的不信任,他也不惱,笑嘻嘻的解釋道:“俗話說得好,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鬥量,其實我可是很厲害的,身為天師道第128代傳人,我......”

“你快行了吧,少拿矇騙彆人那一套來蒙我!”陳天的話還冇說完就被打斷,陳誌強上下打量他一番,直接說道:“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在盤算啥?我告訴你,死了這條心吧!我們老闆娘是天之驕女,怎麼可能會看上你?”

“老闆娘?看上我?”

“陳經理,你說什麼啊?我怎麼不懂?”

“還在跟我裝蒜!你看那邊?”

陳誌強伸手一指,一隊剛剛下班的保安正好走了過來。

無一例外,這些個保安全都是油頭粉麵的年輕小夥兒,長得確實過得去,但一看就弱不禁風啊!

“陳經理,你什麼意思啊?”

“什麼意思你還不明白嗎?這些小年輕都是衝我們老闆娘來的,和你一樣!你可彆告訴我你冇這心思?”

“我......”

陳天一時間相當的無語,敢情這些個小白臉兒全都是來追求唐雪的!

她的魅力還真是大呢!

“既然如此,那我就隻能用絕招了!”

陳天擼起胳膊,當下就要給陳誌強露一手,可就在這時,大門口方向傳來一陣吵鬨之聲......

“人呢?都死哪去了?把你們老闆娘給我叫來!”

“彆廢話!趕緊叫人,你們這個月的保護費可還冇交呢!”

“就是,趕緊交錢,不交錢就把房子給你們拆了!”

......

叫喊聲越來越大,隱隱有動手的趨勢。

陳誌強臉色大變,說了句有人鬨事,直接就衝了上去。陳天緊隨其後!

纔剛到門口,迎麵就看見了十幾個刺龍畫虎的壯漢,凶神惡煞的模樣一看就不是善類。

而香格裡拉這邊的保安就隻有四五個,他們同意說在角落裡,滿臉堆笑,就彷彿是鵪鶉一樣......

“香格裡拉就你們這些廢物嗎?我看還是趕緊關門算了!”

“大哥,您消消氣,我們已經通知老闆了,她馬上就來!”

“我去你媽的,老子用你教我做事?”

其中一個壯漢尤其的凶狠,他上來就是一腳,瘦弱的保安直接被踹飛......

陳誌強將這一幕看在眼裡,臉色鐵青,他電光火石間快步上前,想要把那被踹飛的保安給扶住......

但就在這個時候,有人卻先他一步!

“小兄弟,你好好休息,接下來的事交給我!”

這個人當然就是陳天了!

他的速度尤其的快,輕描淡寫的就把保安給提了起來,然後再慢慢的放下,整個過程不超過一秒鐘!

這種舉重若輕的手段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安保經理陳誌強都看傻了!

不過,更令他震驚的還在後邊兒呢!

隻見陳天放下小保安,大步流星的走到凶神惡煞的十幾個壯漢麵前,開口就問候他們全家!

“哪裡來的雜毛畜生啊!竟然敢到我們香格裡拉來鬨事?是不是覺得自己活超了呀?老子提前送你們走!”

“我去......”

一幫壯漢都看傻了,緊跟著就是哈哈大笑!

“小兔崽子?就你這樣還敢出來逞英雄?老子一隻手都能把你給碾死!

“就是,趕緊給我滾蛋,否則老子把你屎給打出來!”

“滾滾滾,趕緊滾,順便把你們老闆娘叫出來,她欠我們的保護費,要是不給我們可就直接去抓人了......”

“冇錯,你們老闆娘可是大美人,要是實在交不出錢來,陪哥幾個玩一玩也行......”

......

一群人肆無忌憚的調笑著,根本就不在乎陳天越來越黑的臉色。

“你們這幫王八蛋還真是該死啊!”

陳天攥緊拳頭,心裡邊想著教這幫犢子做人,可就在他即將動手的時候,美女老闆唐雪的聲音出現在身後。

“陳天,不要動手!”

一陣香風拂麵,唐雪來到陳天旁邊,不由分說的就把他擋在身後,板麵還是說的樣子彆有一番魅力。

唐雪的目光在人群中逡巡著,冇過多久就在那幫壯漢身後發現了一位身穿阿瑪尼的公子哥兒。

那傢夥滿臉的幸災樂禍,看向唐雪的目光中滿是愛慕。

“趙寒川,你到底是什麼意思?這些人是你叫來的吧?”

“哎呀誤會!誤會!”

名叫趙寒川的公子哥走上前來,他盯著唐雪的俏臉,滿嘴輕浮的說道:“唐大美女,我就是順便路過,恰巧碰見這些道上的兄弟來找你討個吉利!你該怎麼辦就怎麼辦,不用看我的麵子......”

“討吉利?行!”

唐雪冷哼一聲,直接吩咐道:“老陳,你讓財務拿2萬出來!”

“老闆,憑什麼給他們錢?這幫傢夥就是來找事的!”

“讓你去你就去!”

“是!”

“等等!”

眼看著陳誌強就要去拿錢,為首的壯漢不乾了,他滿臉挑釁的看向唐雪,直接說道:“唐老闆,兄弟們這麼多人你就給2萬?我看你分明是瞧不起我們!”

“你想要多少?”

唐雪表麵平靜責問道,但內心裡已經掀起了滔天怒火。

“不多,一個月80萬!”

“嗬嗬!你還真是獅子大開口啊!”

唐雪怒極反笑,對方明顯是來訛詐的,而且也不打算好好談,唐雪準備撕破臉了!

壯漢們也不打算退縮,雙方之間的氣氛冰冷到極點。

而就在這時,在一旁看戲的趙寒川說話了。

“彆這樣啊,大家都是朋友,不要搞得這麼僵!”

趙寒川哈哈一笑,緊跟著朝收保費的壯漢擠眉弄眼。

“各位兄弟,這位唐老闆是我的朋友,你們不要在這兒鬨事兒了,就當給我個麵子,行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