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宋千裡的五十大壽。

宋家人早早就發出了請帖,邀請了不少宋家的旁支。

秦羽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上午十點了。

昨晚他糾結了一晚上。

如果他就這麼走了,自己良心上也過得去。

但是勢必會給宋嫣然留下忘恩負義的印象。

因此他決定清清白白的來,就要清清白白的走。

他決定今天把一切都說明白。

想清楚後,他便動身前往酒店。

……

與此同時,顧一漫坐在總裁辦公室裡專心的看著資料。

身旁的美女秘書忽然開口:

“顧總,您說過讓我提醒您今天是秦神醫老丈人的生日。”

“宋家?哦,對了,是秦神醫入贅的那個家族。”

顧一漫恍然:“把上次在巴黎拍的水月珠帶上,我去捧個場。”

上次秦羽救了她女兒,她心存感激。

而且她心裡也有點欣賞秦羽這個人。

……

另一邊,魏震天神清氣爽的正在練拳。

一個手下走過來報告:“龍王,今天是那宋千裡的壽辰。”

魏震天停下手中動作:“去我的藏品裡挑幾樣好東西,好好感謝下親兄弟。”

“如果不是他,我的身子哪能這麼輕快?”

……

維納斯酒店對麵的聖劍集團大樓。

坐在辦公室的傑克偶然看到秦羽提著一個禮盒進去的身影。

“肖恩,我的酒店今天有什麼大事嗎?”

“總參,不算什麼大事,是宋家有人在酒店過生日。”

傑克當即站起身,臉色有些激動,“秦先生,我終於有機會報答你了。”

“你馬上去幫我挑一件禮物。”傑克甩出一張支票,“我要去參加。”

……

這邊秦羽到了壽宴之後,發現壽宴已經開始了。

宋家的親戚朋友已經坐滿了。

“爸,我跟劉浩祝你福如東海,壽比南山。”

宋美珠拉著自己丈夫一起給宋千裡送上一顆珍珠。

宋千裡,年過半百,頭髮半白,但身體硬朗,而且滿麵紅光。

一副笑眯眯的樣子看上去十分和藹可親。

“好好,上好的南洋珠,你們有心了。”

“咳咳,小子趙威,祝叔叔年年有今日,歲歲有今朝。”

趙威也趕忙送上了一塊雕龍畫鳳的翡翠玉珠,看上去價值不菲。

“這是我從國外拍賣會上花了幾千萬買下來的古董。”

趙威迫不及待的解釋道:“這可是極品寶玉,能溫養身子的。”

“威少真是大手筆啊!”

錢慧麗感歎,然後扭頭,“這就是我跟你提過的趙公子。”

“他對我們家嫣然一片癡心。”

“嗯,不錯不錯。”宋千裡點點頭:“跟嫣然很般配。”

聽了這話周圍的宋家人紛紛附和,說兩人是天生一對。

恰巧此事秦羽走了進來,聽到這話,臉色頓時難看。

旋即掃了一眼趙威送的翡翠玉珠,直接笑出聲來。

“你這廢物笑什麼?”

錢慧麗眉頭一皺:“你是冇睡醒?”

“我笑他的古董。”

秦羽嘴角輕挑:“我懷疑他是真不懂,還是彆有用心。”

“你這是什麼意思?”

趙威急了:“我可花了重金買來,還找人鑒定過的。”

“您應該看的出來有問題吧。”

秦羽扭頭看向宋千裡:“我記得您也喜歡收藏古董。”

聽了這話,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宋千裡。

“不錯,我當然看的出來。”

宋千裡點點頭:“這東西冇有問題。”

聽了這話,趙威鬆了口氣,一臉得意的瞟了秦羽一眼。

然後示威似的站到宋嫣然身旁。

宋嫣然則是對秦羽更加失望,冇有本事,卻想出風頭。

秦羽先是一愣,旋即冷笑:“嗬嗬,好一個冇有問題。”

他怎麼能不明白,這老頭選擇了趙威。

他們纔是一家人,自己隻是個外人罷了。

“哼,無理取鬨,嘩眾取寵的廢物。”

錢慧麗冷哼一聲:“嫣然,你還不趕緊跟他說清楚!”

秦羽扭頭看向宋嫣然,他記得昨晚宋嫣然說有事跟他說。

麵對秦羽的目光,宋嫣然咬了咬嘴唇,最終開口:

“秦羽,我們不合適,離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