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伴隨著一道道雷霆閃過,此刻在皇都裡麵的國師,看著東方出現異象,一條巨龍突然出現俯衝而下。

巨大的威勢,即便是他在這裡都感到強大的威壓。

“東昇異象,國之異變,龍騰九霄,葬帝之道!”

渡劫期巔峰的國師嘴中呢喃的說著,臉色更是在說話中扭曲起來。

“速去東方尋找異象,將他殺死!”

東方逍遙城中大雨交加,雷霆在不經意間劈到林家大院的一處柴房中。

一名身上光鮮亮麗,但是渾身卻滿是傷痕,鮮血更是在傷口處不斷向下流淌,突然之間驚醒起來。

長舒一口氣之後,看著周圍的環境。

“我還活著?”

說完之後頓時感到渾身忍不住的疼痛,每一處的傷口全部都是利劍所致,猛烈的疼痛差點讓林炎再一次昏厥過去。

這具身體前世的記憶瞬間湧入林炎的腦海當中。

這具身體原本的主人也是林炎,更是為數不多的八品靈根,也因此引得外人窺視。

本身是林家大少爺的他,不懼其他人,自己的老爹更是元嬰修士,但是在前段時間他的老爹突然消失不見。

這才引得殺身之禍,吸收他靈根裡麵的能量,並且將他丟在林家中。

回來之後林家花費大量人力,隻不過也是虛張聲勢一番到最後這件事情也不了了之。

也冇有人知道是誰所為,隻是最後傳出一個鄰家不敢招惹的人。

“冇想到也是一個苦命之人。”

林炎的嘴角不禁露出一抹苦笑,前世的他身為一介天帝,在最終為了奪取能夠晉升的功法,進入另一片空間。

在最後獲得機緣傳承的時候,隻因為自己獲得最為重要的天地經,就被和自己一同進取的摯友,從背後下黑手直接將他殺害。

“少爺你醒了?”

一個長相清秀,身上穿著丫鬟衣服的少女,當看見林炎醒過來,立刻衝上前去,在她的手上赫然是幾瓶傷藥。

“少爺這是療傷的丹藥,你忍忍,我給你上上藥。”

到那幾瓶丹藥塗抹到傷口的時候,林炎隻感受到**辣的疼。

在他的心中,對於眼前的藥產生質疑,這哪裡是要著疼痛就足以要了他的命。

“二丫,先彆塗抹,把丹藥拿過來我看看。”

當丹藥遞到林炎的手上,他立刻就認出來,這根本就不是什麼丹藥,這明明就是魔鬼椒。

研磨成粉之後,這種草藥和普通的藥膏冇有什麼區彆,但是它的作用可冇有療傷,反而是加大傷口。

“這丹藥誰給你的!”

林炎聲音冷冷的說著,讓旁邊的二丫忍不住後退幾步,剛纔散發的氣質讓他感到一絲陌生。

“二…二少爺,在你被打傷之後,他特意將這個丹藥給我,說是能最快治好你的傷口。”

林炎直接將手中的丹藥狠狠的丟在地上。

二少爺林天成,天賦僅次於林炎,這三更是覺醒七品靈根,年紀比上林炎要大上幾歲。

如今更是已經到達築基期,實力非常強悍。

“給我準備水!”

麵對冷漠的聲音,二丫本能的服從命令,將東西全部準備好之後自己便離開。

林炎脫去身上的衣服,看著旁邊的水盆,他現在必須將身上全部清洗乾淨。

他清楚的感受到剛纔那瓶子裡麵,已經在腐蝕他的傷口,如果不及時處理的話,他很有可能就命喪黃泉。

在清洗之後,林炎咬緊牙關,強免保持一絲清醒。

他開始打坐修煉,雖然他現在的靈根已經被吸收完,但是靈根最次也是有一品。

就在他準備依舊修煉前世他的成名絕技紫凰炎龍經,這是他在前世的大能洞府中得到。

也憑藉著這門功法,直衝雲霄,造就一代天帝。

但是在他修煉的時候卻感覺到這門功法很難運轉,連最基本的吸收周圍靈氣都做不到。

“難不成這具身體已經廢了?”

林炎麵露難色,如果真的這麼辦,那他重生又有何意義?

突然間在他的腦海裡出現一道金光,這門功法是天地經!

“天之異象為此而見,奪天地之造化,天地之上,唯我獨尊,萬千之下,皆為螻蟻。

承德天之道,皆得地之形,造化之上,天帝之上!”

林炎頓時大喜,這東西冇想到居然和自己一起重生過來,並且更是在自己的腦海當中。

一介天地,領悟能力非炎了得,不過看這書卻感到晦澀難懂,琢磨半天之後,這才慢慢運轉功法。

按照上麵的方式進行修煉,頻繁頓時感受到自己這被廢掉的修為,居然開始吸收四周的靈氣,在不斷的恢複能力。

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隻看見林炎身上的傷勢已經好了七八,他的修為更是已經達到煉體三層。

在最後伴隨著林炎收功,長舒一口濁氣。

那是靈氣當中的雜質,在剛纔吸收的過程,他發現吸收的靈氣,居然比他在天帝修為的時候所吸收的更加細緻,純淨!

“這功法果然強,短短的一天時間,居然從一個廢物修煉到煉氣三層。”

林炎忍不住發出一聲感慨,如果要是前世擁有這樣的功法,突破天地至梗,成就天帝之上也未嘗不可。

修煉一天,外麵的天氣也已經轉為晴天,林炎的肚子不爭氣的叫了起來。

“稱為這炎夫俗子,還需要飽餐一頓才行。”

林炎一掃之前的陰翳,得到如此造化之後,心中也開始盤算著如何對付二少爺。

不過就在他剛剛走出柴房門的時候,就聽見外麵在發生爭吵。

“小丫頭,看你有幾分姿色,不如就從了我?比跟著那個廢物強的多!”

說話的人真是二少爺手下的一名狗腿子,臉上全部都是麻子,牙齒突出十分醜陋,善於拍著一手馬屁,才得以重用。

“二狗子,不允許你這麼侮辱我家少爺。”

二丫聽著二狗侮辱林炎,雖然看著害怕,但是仍然鼓足勇氣大站起來。

“狗哥,這娘們兒太不識抬舉,倒不如直接......”

旁邊的小弟一邊說著,嘴角更是露出一抹淫笑,十足的一份豬哥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