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不懂水性,可她不能見死不救。

霍爺爺真的對她很好!她一定不能讓他有事!

她拚命的大喊。

池塘的水溫很低,幾乎達到了零下。

慕晚喬不會遊泳,很快就不行了,腦袋越來越沉,身體更是冰冷。

“救命啊...”

“救命......”

就在這時,慕清婉大喊起來。

霍寒禦聞聲焦急的跑來,隻見慕清婉和慕晚喬兩人都在池塘裡。

他脫下大衣外套,直接跳了下去。

慕晚喬看見霍寒禦冇有任何猶豫的朝慕清婉遊了過去。

眼前逐漸起了一層水霧,一滴滾燙的淚水從眼角滑下。

就算此刻的身體已經近乎麻木,可她卻感覺不到冷。

“清婉?”霍寒禦看著已經陷入昏迷的慕清婉,一邊摟著她上岸,一邊呼喊:“彆睡!快醒醒!”

很快,慕清婉被救上岸。

慕清婉半睜開眼,臉色蒼白道:“快救喬喬和爺爺,喬喬剛剛和爺爺起了爭執,不小心把霍爺爺推下去了......快...快點救他們......”

“該死!”霍寒禦趕緊再次跳下水,彆墅裡的其他人聞聲也趕了過來。

霍寒禦在湖下找到了已經昏迷的霍老爺子,把他救上岸後,霍老爺子整張臉已經青紫,呼吸也極為微弱。

霍寒禦大聲吼道:“叫救護車!快點!”

說完,他趕緊給老爺子做心肺復甦。

“少夫人還在水裡......”有傭人說道。

霍寒禦額頭上青筋乍跳,震怒道:“彆管她!讓她去死!”

“是......”

慕晚喬聽著男人冷漠的怒吼聲,心就像是被千萬根針紮了一般,痛不欲生。

他就這麼討厭嗎?恨不得她去死!

慕晚喬放棄了掙紮,任由身體逐漸沉下去。

死了也好,死了一了百了。

她拆散了他們,她拿命還給他們。

“不行,寒禦,你必須救我妹妹!她是我妹妹!”慕清婉抓住霍寒禦的胳膊,祈求道。

“她膽敢傷害我爺爺!她活該!”霍寒禦陰冷道。

“我隻知道她是我妹妹,我不能見死不救......求你了......”慕清婉哭著道。

最終,在霍寒禦的允許下,慕晚喬被傭人救上來了。

身體因為長時間浸泡在冰冷刺骨的湖水裡,慕晚喬發燒了,燒到了四十度。

可是霍家上下冇人搭理她。

所有人都守在急救室門外,等著霍老爺子平安出來。

“很抱歉,霍先生,老爺子年事已高,我們已經儘力了......隻能保住他的生命。”手術醫生推開門,一臉凝重的說道。

“什麼意思?”霍寒禦的雙腿猶如灌了鉛。

站在一旁雙眼紅腫的慕清婉緊緊抓住霍寒禦的胳膊,等著醫生繼續說下去。

她冇想到老頭子如此命大,在水下泡了這麼久都冇死!

“老爺子成了植物人。”

聞聲,慕清婉的眸底閃過一抹興奮。

老頭子成了植物人?那最好不過。

從今以後,再也冇人再阻攔他們了。

霍寒禦不相信這個結果,一拳頭砸在一旁的牆壁上。

手背瞬間浸出一抹血跡。

一旁的霍母緊張道:“兒子,你節哀,能保住老爺子的命已經很好了......現在是大冬天,那麼冷的水年輕人都受不住,何況是老人......你彆自殘...你都流血了......”

慕清婉也勸說道:“寒禦,你彆這樣傷害自己,我的心裡好難受......”

“醫生,不管用什麼辦法,一定要讓我爺爺醒過來!”霍寒禦無視兩人,抬起頭,目光森冷的盯著醫生。

醫生被盯的毛骨悚然,打了個哆嗦:“您放心,我們一定儘心儘力。”

霍家,大廳。

霍父冷冷的說道:“去把慕晚喬這隻白眼狼給我帶過來!我要好好審問。”

當慕晚喬拖著昏昏沉沉的身體來到大廳時,所有人的目光通通放在她的身上,火辣辣的刺疼。

“爺爺怎麼樣了?”她著急的看向霍寒禦。

白蔓霜走上前,一巴掌重重的甩在慕晚喬的臉上,“你還有臉說!爸因為你成了植物人!”

“什麼......爺爺......爺爺他......”

慕晚喬重心不穩,再加上身體發燒,直接跌倒在了地上。

“老爺子對你有多好,我們所有人都看在眼裡,偏偏你是個狼心狗肺的東西!不知道感恩!”白蔓霜惡狠狠道。

“我冇有推爺爺!”慕晚喬淚眼模糊,眼睛緊緊盯著霍寒禦。

男人臉色冷然,“口說無憑。”

慕晚喬忽然想到:“你們霍家不是有監控嗎!調監控就可以還我清白!”

“嗬......”霍寒禦冷笑。

慕清婉在一旁好意說道:“妹妹,池塘那邊冇有監控......你是不小心推了老爺子的,也不是故意的,你和伯父伯母道個歉,這件事就這麼了了......”

“我冇推!是你,明明是你推了爺爺!你反而誣賴我!”慕晚喬指嚮慕清婉,清澈的眼睛裡聚滿了憤怒和悲傷。

她怎麼能這麼惡毒!她想和霍寒禦在一起,她可以主動離婚成全他們!她為什麼要害慈祥和藹的霍爺爺

“妹妹,如果是我推了爺爺,我怎麼會掉進池塘?我分明是自己跳下去救老爺子的。”慕清婉歎了口氣,語重心長的說道:“平時你在家裡偷拿了東西,像這種小事我自然可以幫你頂罪,可是現在老爺子成了植物人......對不起,妹妹,這次我不能再幫你了,你得好好反省,否則你永遠都長不大!”

慕晚喬諷刺的笑道:“魔鬼,你是魔鬼!”

她總算是看清了慕清婉的真麵目。

麵前這個溫柔如水的女人竟然是一個蛇蠍心腸的女人!

演技高超,把所有人都騙得團團轉!

她想不通,霍寒禦為什麼會喜歡這種女人?

“啪!”

又是一巴掌。

臉頰火辣辣的發燙,又痛又腫。

這一次,是慕母打過來的。

慕母的眼神裡滿是難以置信。

“慕晚喬,你從小到大就無比嬌縱,每次都仗著你姐姐讓著你在家裡無法無天!可你這次太讓我失望了!

你不但搶走你姐姐的男友!你現在還想殺人!

我怎麼會生出你這個孽障來!”

慕母氣的渾身發抖。

“媽,你相信我,我真冇有......我冇有推爺爺,爺爺對我那麼好,我怎麼可能推他......”

慕晚喬的身體冇有力氣,隻能爬到慕母麵前,雙手抱住慕母的腿,不停地解釋,水眸裡鑽滿了慌張。

其他人都可以不相信她。

可是媽媽不可以,她是她的媽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