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奶奶年輕的時候,是遠近聞名的大美人。

但在我們當地,卻冇一個人敢娶。

為什麼呢?因為我奶奶是我們黔西南一帶,赫赫有名的草鬼婆!

我叫王嫵,老家是雲貴交界少數名族的,草鬼婆,也叫蠱女,就是專門養蠱害人的女人。

在我老家這邊,談蠱色變,而我奶奶,最擅長養的還是蛇蠱,就更令人恐懼。

養蠱傳女不傳男,女人養蠱,就註定孤獨終老。

但我奶奶是個很有心計的女人,她不想一輩子冇個男人啊,於是就想了條詭計,專門挑那些男知青下手。

上世紀六十年代,全國知青下鄉熱,我爺爺是城市裡受到過高等教育的熱血青年,響應國家號召,來到了我老家寨子裡。

不管任何時代,帶著金絲邊眼鏡的高級知識份子,對女人來說,都是誘惑,尤其是對山裡女人,更為致命。

我爺爺一來寨子,我奶奶立馬就相中了他。

奶奶長得漂亮,我爺爺是大城市裡來的,不知蠱的厲害,被我奶奶熱情招待住進了家裡,從此,我爺爺就成了上門女婿。

可是她們在一起生活不到七年,我爺爺就暴斃了!

聽我爸說,在他很小的時候,我爺爺偷偷的瞞著我奶奶,急急忙忙的把我爸送進了就近的城裡安頓,當天晚上,我爺爺因為冇趕到回去的末班車,跪在車站嚎啕大哭。

零點一過,我爺爺的七竅開始流血,嘴巴、耳朵,甚至是肛門裡,鑽出了數百條筷子粗的黑蛇,被路人送去醫院檢查,才發現我爺爺的五臟六腑,全都被吃空了。

彆人都說這就是我奶奶給我爺爺下的蠱,約定的時間冇回去,蠱就發作了。

我從小都在城裡長大,對這種怪力亂神的說法不太相信,就連我爸他自己,對這件事情的情真真假假,記得也不是很清楚。

不過,我爸唯一清楚的事情,就是我爺爺死前叫我爸永遠都不要回黑老寨。

黑老寨,就是我奶奶住的那個寨子。

這些年,我爸確實也冇回去過。

直到我上大一的暑假,我家接到一通陌生人來的電話,說是我老家的奶奶大病快死了,我爸是我奶奶唯一的兒子,老人以前吃了很多苦,讓我爸帶著家屬回寨子,給我奶奶收屍。

我爸年紀大了,一聽到自己的老孃還在山裡頭受苦,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淚,立馬把我爺爺交代他的話拋到九霄雲外,死活都要帶著我回老家寨子看望我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