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袁老。

醫學院博士生導師,隻是年紀大了,已經到了退休的年紀,纔沒有帶博士,而是在藍海大學帶大一的一個班級,每週四五節課,這樣也不算累,可是哪裡想到在大一還有兩個多月就要結束的時候病倒了。

這樣一來,他也就順勢退休了,就算心理上不想退休,但是身體條件實在不容許啊!

袁老家住的是那種老式住宅,距離藍海大學不算遠,獨門獨戶的那種,還帶著院子。

來到袁老的住宅前的時候,楊飛龍見到了一個青年男子,三十歲左右的年紀,楊飛龍通過李衛民和劉奇等人和他的交談,知道了這個人正是他的競爭對手劉鐸心,博士生。

劉鐸心自然也是通過電話知道了自己的競爭對手乃是那個看起來還不到二十歲的年輕人,對方還揹著包裹,看起來就跟鄉巴佬似的,他的眼底閃過一抹不屑:“一個連大學都冇有上過的對手,跟著個赤腳醫生學了幾天,就想和我比試?隨隨便便碾壓了!”

至於劉奇對他說的,這個對手是一位神醫的徒弟,他詢問了一下,然後根本冇有聽說過,所以將楊飛龍的師父當成了所謂的赤腳醫生,至於劉奇囑咐的話,他開始還稍微謹慎一點,但是見到楊飛龍之後,則是徹底不放在心上了。

房門打開。

一個看起來三四十歲的青年女子映入大家眼簾:“劉院長你們來了。”

“雷院長。”幾人也是笑著跟其打招呼,這個女子名為雷雨,也是藍海大學的領導,國貿學院的院長,現在還不滿四十歲,同時也是袁老的兒媳婦。

“我父親的身體不太好,現在正在院子裡曬太陽。”雷雨笑著說道:“進去吧。”

大家跟著朝院子裡走去。

很快大家就看到了在那躺椅上躺著的老者,正是袁老。

“爸,人來了!”雷雨笑著說道。

“袁老師!”其他幾人也都是紛紛開口。

但是,背對他們躺著的袁老卻是絲毫反應都冇有。

“不對勁!”

下一刻,眾人都是感覺到情況不太對勁。

袁老竟然對大家都冇有絲毫的迴應。

眾人紛紛上前去,來到了袁老的正麵,映入他們眼簾的袁老嘴歪眼斜,甚至還流出了哈喇子,除此之外還有一些不正常的征兆,比如雙眼略顯呆滯。

“不好!”

“這是疑似中風的症狀!”

除了雷雨,其他幾人都是有一定醫術,很快就判斷出來袁老可能中風了!

“中風?”雷雨如遭雷擊:“剛纔還好好的。”

“這是突發性中風!”李衛民沉聲道:“趕快打電話給120,不然可能會出現生命危險。”

“打...打電話。”雷雨麵露驚恐之色,此時都嚇得不知所措了,她不是冇有見過世麵,隻是這事關自己父親,而且事發突然,她也是慌了神。

而就在這個時候,楊飛龍沉聲開口道:“急性中風,越快治療越好!”

“傻子都知道,可是現在隻能等著120來!”那劉鐸心聞言懟了一句。

楊飛龍看了這人一眼,然後看向了雷雨,說道:“雷院長,袁老的病我能治。但是不能拖,越拖治療的難度也是越大!”

雷雨正著急忙慌的給120打電話,手忙腳亂之下還冇有撥通,聞言,她看向了楊飛龍,臉上帶著懷疑之色,不怪她懷疑,實在是楊飛龍太年輕了,而且中風這病要治還要去大醫院才行,因為需要輸液,吃藥之類的。

“治中風?”劉鐸心聞言差點笑出聲來,看到楊飛龍的表現,他相信就算是袁老出了事,楊飛龍也是會在大家的心中落下一個關鍵時刻誇誇其談的形象。

他雖然也是冇有什麼好的表現,但是有差表現的墊底,不是顯得自己水平更勝一籌嗎?再加上自己的學曆碾壓,他想不通有什麼理由,大家會選擇楊飛龍!

可就在這個時候,李衛民眼眸一亮,連說道:“楊飛龍是白神醫的得意弟子,白神醫連比中風更可怕的病都能根治,楊飛龍作為白神醫的弟子,治好袁老的中風應該也冇有什麼問題,而且是根治!”

“是的!”不管是劉奇,還是另外一個副院長聞言都是附和。

對於白神醫的醫術,他們都是有幸見過一次,驚為天人,當然見過次數最多的是劉鐸心!

劉鐸心聞言則是有些傻眼,什麼情況?為什麼大家這麼信任楊飛龍?而且還能根治中風?這開什麼玩笑?什麼時候中風可以根治了!

聽到這裡,雖然雷雨仍然懷疑,但是對楊飛龍相信了幾分,就像溺水之人抓住救命稻草:“小兄弟,麻煩您了,一定要救好我父親,我們家一定報答的大恩大德!”

“雷院長言重了,治病救人,是我輩醫者應有的醫德!不敢求什麼報答!”楊飛龍說話的功夫,將其中一個包裹打開,從其中取出了一個小箱子。

箱子打開,大家都是看到了箱子之中密密麻麻的針,除此之外,還有不少的小瓷瓶,這些小瓷瓶形態各異。

看到和白神醫一個款式的箱子,李衛民幾人的期待又多了幾分。

打開其中一個瓷瓶,從中取出了一顆藥丸,和西藥的藥丸不一樣,看起來像是中藥,但又不一樣。

這可是救命的藥,價值不菲,但是楊飛龍卻是冇有絲毫猶豫。

“袁老現在這個狀態,可是吞嚥不了這個藥丸啊!”這個時候,劉鐸心生硬的聲音響起,他現在心中很是矛盾,希望楊飛龍救好袁老,因為這是一個人的醫德,但又不希望楊飛龍救好,因為對方救好的話,那自己的工作也是泡湯了,當然,他不是找不到工作,隻是像藍海大學這樣的頂級學府就進不去了!

“是啊!”雷雨也是忍不住附和。

其他人也是疑惑。

“這藥入口即發。”楊飛龍迴應了一聲,隨後輕塞到了袁老的口中,接著說道:“現在需要把袁老抱到屋子裡,這裡不適合治療!”

很快大家一起幫忙將袁老放到了屋子裡的床上!

“大家出去一下,因為接下來的治療,我不能受到任何的乾擾!”楊飛龍說道。

大家都是有些遺憾,尤其是李衛民三人,但還是冇有拒絕。

“我倒是要看看這楊飛龍怎麼治好袁老!”可就算到了此時,劉鐸心還是不信對方可以救好袁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