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愈加黑暗,原有的幾顆殘星躲進了雲層,整個城中伸手不見五指,唯有一處燈火通明。

三間連通的蒸房中,四隻紗燈將偌大個房屋照得如同白晝。房屋兩側,連同牆壁的木架上麵,擺滿了個各種各樣精緻的瓶子:青玉的、陶瓷的、象牙的、貝殼的,散發出幽幽的香味;地上則陳列著各種乾溼花瓣和植物根莖,各種研磨、蒸煮、烘焙的器具及一些香粉半成品,這裡竟是一處製作胭脂水粉的所在。

剛采來的地獄牡丹,花瓣被一一摘下,放入一個質地縝密的平底砂鍋中,用微弱的炭火炙烤著。花瓣受熱,迅速萎縮,散發的臭味愈發明顯。

炙烤了約一炷香工夫,黑臉男子看火候已到,將略顯枯萎的地獄牡丹花瓣收入一個青色玉臼,慢慢搗成糊狀,再經過擠壓、澄淘等一係列繁雜的工序,最終濾出一小瓶泛著墨綠泡沫的汁液來。

女子俯身嗅了嗅,自言自語道:“還有些土腥味。嗯,要以死亡之花為引,方能發揮地獄牡丹的最大作用。三哥,去取些黑色曼陀羅花汁,兌入十二滴。”

男子依言照做。十二滴黑色曼陀羅汁滴入,蝕靈花汁瞬間變得清澈。女子笑靨如花,遞給旁邊挑揀花瓣的少年:“腐雲香做成了,瞧瞧怎麼樣?”

一股惡臭撲麵而來,嗆得人幾欲作嘔。少年掩住口鼻,躊躇道:“如此臭的花露,怎會有人要?彆是配料錯了吧?”

女子笑而不答,遙望東方的一抹魚肚白,一臉狡黠道:“蝕靈化腐雲,靜候有緣人。今日三月三,我們踏青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