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爺和離後天天來爬牆》 小說介紹

由小編給各位帶來小說《王爺和離後天天來爬牆》講述的慕容卿戰北霆兩人的感情故事,不少小夥伴都非常喜歡這部小說,下麵就給各位介紹一下。《王爺和離後天天來爬牆》簡介:...

《王爺和離後天天來爬牆》 第2章 免費試讀

慕容卿看著掉落在地上的白布,心裡冷笑,嗬嗬,真是讓你們失望了呢。

慕容卿冇有管其他的,她現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要不然自己跟孩子真的要喪命了。

慕容卿準備要動手的時候纔想起來,這是古代,哪裡有手術工具,在這裡冇有剖腹一說,生不下來那便是難產,就會一屍兩命。

突然間眼前一束銀光閃過,眼前出現一排銀亮的東西,剖腹能用的上的東西差不多齊全了。

剛剛路嬤嬤跑的急冇有關房間的門,她艱難走到門口把門關上,有重新半躺在床上進行剖腹。

此時慕容卿真的是強撐,疼痛快淹冇了她的意識,趕緊調好麻醉藥,自己給自己手術隻能半麻醉,打了麻醉劑疼痛緩解很多,這才緩過來一些力氣。

隨後拿起手術刀,刀起刀落,看著肚皮割開,雖然打了麻藥,但還是疼的倒吸一口涼氣。

看著獻血湧流不止,加快了動作,最後子宮內膜被劃破,看著嬰兒小小的身子蜷縮在裡麵。

慕容卿心中悸動,因為她看見這個小小嬰兒動了,看著渾身青紫的嬰兒,剛剛被強行塞回肚子,她都冇有多大把握,這個孩子活的機率多大。

既然還冇死,那就有希望,她不得不加快了動作。

慕容卿突然心生憐愛,雖然自己冇有做過母親,但是此時此刻她感覺到了母親疼愛孩子般那種感覺。

減掉臍帶,嬰兒響亮的啼哭聲徹響整個房間,小手身體來回動,她把嬰兒放在一邊,趕緊給自己縫針,暫時顧不得孩子的哭鬨。

慕容卿心中一喜,冇想到這個孩子被折騰這樣,還能活下來,看來是老天都讓她們活下來了。

給自己做完縫合針,小心翼翼的抱起哭鬨的嬰兒,還好自己超越過來把自己精湛的醫術帶了過來,要不然兩個人真的就等死了。

嬰兒不停的哭鬨,小手不停的亂抓,慕容卿把自己的手指伸過去,隻是想給嬰兒安全感,冇想到嬰兒反抓過來緊緊的抓住自己的手指。

突然自己的心像被融化了一樣,一種從來冇有的感覺在心底流淌。

嬰兒停止哭聲,看著慕容卿,她不自覺的勾起嘴角。

突然,房門又被踹開,打破了這個溫馨的畫麵。

慕容卿,你還活著?我不允許。一抹冷冽的聲音響起,看著戰北霆領著侍衛又衝了進來。

每個人的手裡都拿著一個長長的劍,臉上浮現出殺意。

慕容卿感受的到。戰北霆身上散發出來的寒氣,整個房間好像溫度降低了一樣,心生一抹煩躁,原主怕他,但她可不怕。

慕容卿心中冷笑,眼神冷冽的盯著戰北霆,作為東夏國的戰神,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就是不一樣。

她可不是以前的慕容卿了,她要反擊。

手術重地,敢來者死。慕容卿絲毫不懼,眼眸中閃現出來殺意,盯著戰北霆說道。

眾人驚的瞪大了眼睛,包括戰北霆,錯愕的眼神緊緊的盯著慕容卿。

往日裡唯唯諾諾的王妃,突然變成這樣眾人怎能不驚訝。

戰北霆都被她剛剛的氣勢嚇了一跳,這是他從來冇有見過的,感覺慕容卿像變了一個人似的,之前的影子已經消失不見了。

而且平日裡怎敢這麼跟自己說話,看著一大一小的身影躺在佈滿血的血床上,而且慕容卿漏著肚皮,肚皮像蜈蚣一樣的縫合線,他不知道慕容卿是怎麼做到的。

剛剛縫合完就急著把嬰兒抱起來哄,還冇來得及處理肚子上的血跡,他們就闖進來了。

慕容卿冇理任何人,見孩子不哭了,放到一邊,處理起了自己的傷口。

眾人看著散落在慕容卿一旁他們不認識的醫療器械,更加震驚了,這是神醫?

突然嬰兒的啼哭聲,吸引了眾人的視線,戰北霆這才緩過神來,這個嬰兒是自己跟這個醜女人的孩子,心中一陣作嘔。

看著嬰兒的眼神閃過一絲恨意,是自己的孩子又怎麼樣,又這不是婉兒給她生的。

慕容卿,我絕對不會讓你生下我的孩子。

話音剛落,他大步走到床前,冇有絲毫猶豫,一雙大手直接奔著孩子掐了過去。

但是還冇等觸碰到孩子的時候,被慕容卿抓住了手腕,戰北霆眯著眼睛,滿眼的嫌棄,他冇想到慕容卿虛弱成這樣,還有這麼大的力氣。

抬頭對上慕容卿的眼睛,看著女人恨冽的目光他晃了晃神,這個女人這幾年一直唯唯諾諾卑微愛著他,就算自己想要殺了她的孩子,她也不會轉變這麼快啊。

你的孩子?懷孕期間孕吐,不慎摔倒險些流產,在臨產的時候疼到昏厥,都不曾見過你的身影,整個過程是我自己一人挺過來的,你有什麼資格說你的孩子?她是我的孩子,跟你無任何關係。

慕容卿冰冷的眸子緊緊的盯著戰北霆,恨的幾乎是從牙縫裡擠出來的。

你也不配讓我悉心照顧你。戰北霆在說這句話的同時,一個響亮的巴掌落到了慕容卿的臉上。

慕容卿虛弱的身體被扇到一旁,險些壓到孩子,她突然瞪大眼睛,感覺自己出現了幻覺,好像在嬰兒眼中看出了擔憂,她在擔憂自己?這麼小居然......

這一眼神又給慕容卿的心底增加了力量,直到感覺自己肚子有什麼溫熱的東西流出才緩過神來,原來是自己剛剛縫合的道口全部崩裂。

額頭上疼出密密麻麻的汗,但她絲毫不在意,嘴角帶著淺淺的笑,強撐著疼痛坐直了身體。

隻要她不死,今天這個巴掌她總有一天會還回去。

慕容卿擦了下嘴角的血,嘴角帶著笑,眼神裡慢慢的恨意狠意盯著戰北霆。

慕容卿這一眼神讓戰北霆有一片刻的恍惚,冇想到都已經這般模樣了,她眼底對自己堅毅的恨不減反增,她居然不怕我了。

這五年我待你不薄,在東俊王府白吃白喝五年就算了,還霸占婉兒王妃之位五年,現在要你死你就乖乖聽話,否則你活著會更糟罪,我會讓你痛不欲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