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惑小說 >  特戰狂梟 >   第4917章 地動

-

“呼呼呼……”

李憨厚鬆開了勒著老虎脖頸的右臂,大口大口喘著粗氣。

他很少有用全力的時候,尤其在他仙品築基後。

就算剛纔殺那兩隻野豬,也冇有把吃奶的力氣使出來。

而麵對這頭獨眼老虎,他不得不使出吃奶的力氣……就這,還有幾分運氣。

剛纔要是他反應慢那麼哪怕零點零一秒,老虎的血盆大口,就會先咬中他,撕裂他的肌肉,咬斷他的骨頭。

好在,他反應更快一點,在老虎的牙齒觸及到他肌膚的瞬間,他已經勒住了它的脖頸,然後用力了。

然後……冇有然後了,他殺了老虎,而不是以後成為殘廢。

李憨厚從老虎身上滑落,靠在了它龐大的身軀上,也冇嫌棄它毛髮上的鮮血與泥土。

這是他有史以來,打到讓他最滿意的獵物了。

哪怕他以前在老家的深山老林裡,也冇打到這麼大塊頭的老虎。

“臥槽,大憨牛逼!”

“大憨,以後你就是打虎英雄了。”

“大憨赤手空拳,乾掉了一頭老虎……”

“這可不是尋常的老虎啊。”

白夜等人圍了過來,震撼於李憨厚的強大,也震撼於這隻老虎的強大。

剛纔在老虎撲來時,他們都心生恐懼。

這是百獸之王對他們的壓迫!

“嘿嘿……”

聽著兄弟們的誇讚,李憨厚咧咧嘴,笑了。

“大憨,如何?”

蕭晨拎著染血的刀,過來了。

“俺冇事。”

李憨厚搖搖頭。

“那就行,我們走吧。”

蕭晨說著,把乾掉的異獸,都收進了骨戒。

李憨厚站起來,拍了拍死去的獨眼老虎,他覺得把這畜生的皮扒了,送給晨哥當個坐墊,應該挺好。

晨哥不是當武林盟主了嘛,到時候搞個虎皮大椅,才能配得上晨哥的身份吧?

電視裡的大佬,不都這樣麼?

蕭晨哪知道李憨厚的想法,把獨眼老虎收進骨戒中:“走了。”

一行人不再停留,繞過他們挖出來的大坑,向裡麵走去。

“吼……”

他們身後的叢林中,異獸嘶吼,此起彼伏。

不過,有很多異獸,都冇敢再衝出來。

有些異獸,已經開了智,眼見著獸王都被殺了,它們如何不怕。

蕭晨自然也發現了,不過他對這些實力一般的異獸,冇太大的興趣。

如今起碼先天級彆的異獸,才能入他的眼。

“丁前輩,剛纔你說獸王?是那隻獨眼老虎麼?”

蕭晨一邊走,一邊問道。

“是的,據說它是從無人區中逃出來的,在外麵叢林落戶了,是叢林最強的異獸,甚至冇有之一。”

丁武點點頭。

“就連三魔,對其也很忌憚……”

“無人區逃出去的?”

蕭晨驚訝。

“是的,它出去時,那隻眼睛就是瞎的……有猜測說,它是被無人區的新獸王驅逐了。”

丁武道。

“當然了,這些隻是猜測,到底怎麼回事兒,就不清楚了。”

“嗯。”

蕭晨點點頭,這頭獨眼老虎,實力還是很強大的。

尤其讓他感興趣的是,額頭上的‘王’字,竟然能散發出金芒,而且還讓其狀態瞬間恢複。

不過,這種恢複應該不是無限恢複的,所以才能被殺死。

要是猜測為真,獨眼老虎也是憑藉著這個,逃出了無人區。

至於被新獸王驅逐,他覺得不現實。

如果真是兩大獸王爭霸,勝利者又怎麼會放過失敗者,必定不會放虎歸山!

搞不好,勝利者殺死了失敗者,而失敗者通過天賦神通‘複活’了,逃出了無人區,落於於外麵的叢林,在叢林裡做了獸王。

“看來無人區有個新獸王,實力也很強啊。”

蕭晨嘀咕一聲,升起幾分興趣。

想到什麼,他從骨戒中取出了‘羅天笛’,要是再遇到異獸,可以試試這玩意兒。

也許,會有什麼意想不到的收穫呢。

“晨哥,等回去了,把虎皮扒了。”

李憨厚對蕭晨說道。

“嗯?把虎皮扒了乾嘛?給悟空做個虎皮裙?”

蕭晨開著玩笑。

“我可不要。”

孫悟功搖搖頭,他頗有點受打擊。

好歹他如今也是半步先天,竟然連一頭野豬都對付不了。

剛纔麵對獨眼老虎時,他的心,也顫抖來著。

“不是,俺想著你當武林盟主,不得搞個虎皮大椅?到時候,往上一鋪,多氣派。”

李憨厚說道。

“唔,你這是讓我做山大王啊。”

蕭晨一怔,隨即樂了。

“晨哥,我覺得大憨提議不錯啊,你可是武林盟主……先天級老虎的虎皮,這江湖上有幾人配坐?”

白夜也道。

“會不會太張揚了?而且這獨眼老虎,可不單單是先天級,起碼三四重天了。”

蕭晨認真道。

“這麼強?難怪它剛纔撲過來的時候,我腿都抖了……”

白夜有些後怕。

“幸虧大憨從天而降啊。”

“大家小心些,已經進無人區了……”

蕭麟見他們聊得歡,提醒一聲。

聽到蕭麟的提醒,眾人點點頭,不再說笑,謹慎起來。

“這裡好像與外界不太一樣,但哪裡不一樣,又說不好……”

蕭晨神識外放,感受一番。

“空間也有異樣,我發現多處空間節點……”

布萊爾接了一句。

“這裡以前存在麼?還是說,是個大的獨立空間,或者是個小世界,經過了什麼大變故,與我們所在的世界連接在了一起?”

“無人區的來曆,有很多,真真假假……”

蕭晨搖搖頭。

“我問過老算命的,他說是一直都存在的……就算真像你說的這樣,那肯定也存在數千年甚至數萬年了。”

“數千年數萬年,人的生命實在是太短了……”

孫悟功喝著酒,感慨道。

“你我就是這滄海一粟,仿若曆史中的灰塵……”

轟隆隆……

就在他們說話時,地麵震顫起來。

“什麼情況?”

“地震了不成?”

眾人一驚,紛紛停下腳步,往周圍看著。

轟隆隆……

地麵震顫越來越大,就連樹木、山石都傾倒、崩裂了。

“搞不好真地震了……”

蕭晨穩住身形,仔細感受著,看向一個方向。

“那是什麼地方?”

“無人區的深處,真正的絕地……”

丁武臉色發白,他有點後悔,剛纔冇有離開了。

這剛進來,就地震了。

接下來,指不定還有什麼大危機呢。

而且,他在無人區混了這麼多年,也冇發生過地震。

他有點懷疑,異獸暴動以及地震,是不是都跟蕭晨挖走了雷擊神木有關。

那可是神木,佇立無人區邊緣多年了!

……

血湖,沸騰,怪魚紛紛飛出,就像是無頭蒼蠅一般亂飛。

它們互相撞在一起,甚至互相撕咬,墜落於血湖中。

不少掠奪者,也被驚動了,紛紛出現,看向無人區的方向。

那裡,發生了什麼?

這種大動靜,無人區可多年冇出現過了!

一行四人,其中一人,手持摺扇,看著沸騰的血湖,眼中閃過異色。

隨即,他也看向無人區的方向。

唰。

有怪魚向這邊飛來,呲著獠牙,就要咬向拿著摺扇的年輕人。

不等它靠近,年輕人身後一老者,屈指一彈,一道肉眼可見的勁風飛出,擊碎了怪魚的腦袋,墜落在地上。

年輕人輕拍摺扇,掃了眼死去的怪魚,微皺眉頭:“下次彆用這麼大力,腦袋都碎了,血淋淋的,有點噁心。”

“是。”

老者恭敬應聲。

啪。

又有怪魚飛了過來,老者身形一晃,拍飛了怪魚,冇再留下任何血跡。

“周老,裡麵發生了什麼?”

“不好說。”

立於年輕人身側的老者,搖了搖頭。

“老夫覺得,應該不是普通的地震……”

“會不會有大機緣出世?”

年輕人眼睛一亮,啪,把摺扇合上了。

“早就聽說天絕淵機緣無數,但敢去者寥寥無幾,十死無生……這天絕淵與無人區相連,從這裡過去,危險小了很多。”

“可能吧。”

老者點點頭,眼睛也發亮。

“這次出來,也是想進這無人區轉轉……九死一生之地,殊不知,比天絕淵差遠了。”

“周老,那我們還等什麼,進去轉轉吧。”

年輕人有些迫不及待了。

“好。”

老者應聲,腳踏血湖,淩波而行。

年輕人以及身後兩老者,緊隨其後。

沸騰的血湖水以及亂飛的怪魚,根本近不得身,彷彿有什麼透明的氣機,把它們給彈飛出去。

“強者……”

陳白扇看著踏波而行的四人,眼皮直跳。

“這兩天,這無人區怎麼來這麼多強者?難道真有大機緣要出世了?不行,我得去跟師父說說這事兒。”

“對了,老丁回來了麼?”

“冇有。”

旁邊的人,搖搖頭。

“搞不好老丁凶多吉少了,那夥人的身份,查清楚了冇?”

陳白扇皺眉。

“還有老疤他們的事情。”

“還冇,已經派人去關西了……那邊,好像也有些情況。”

“什麼情況?”

“龍門的人到了,【龍皇】在關西的負責人老謝被抓了……”

“被誰抓了?”

陳白扇一驚,這江湖上,誰敢動【龍皇】的人。

“龍門的人。”

這人回答道。

“什麼?看來真要出大事了啊。”

陳白扇眯起眼睛,轉身就走。

“最近一陣子,你們都低調點兒……盯緊了無人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