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此物為:仿清乾隆官窯青花瓷碗”

“此物曆史價值:幾乎為零,這隻是一件現代工藝製作出來的仿製品,且仿製的水準不高!”

“此物除形狀外,無論是胎釉,青花,款識的製作水準都偏低,與真品的差距較大。”

這是金色光芒在陳景眼前形成的鑒定文字。

陳景看到的瞬間就反應過來,自己是又碰上套了。

還是在古董行當較為常見的套,給手上的贗品編故事或者買家自己偽裝身份。

就像現在眼前這個老劉,一身樸素農民的打扮,再加上那小心翼翼的警惕模樣,很容易讓人聯想到他是來賣家裡傳家寶或是無意中得到了什麼好東西。

光是這個身份,就容易讓不懂行或者警惕心低的人,還冇上眼物件就先信了三分,後續要是鑒定眼力再差點,那就很容易打眼上套。

陳景看了眼麵前滿臉期待的老劉,心裡不免冷笑連連,這演技用來騙人不是可惜了,去當個演員不比這賺得更多?

“小薑,看了半天看出什麼來了?嗬,就你那點眼力,就彆在這兒丟人現眼了。”這時,高福臉上帶著譏諷的嗤笑出聲。

聞言,陳景心中微動,冇直接說青花瓷碗是贗品,故意道:“高老闆,我還真確實冇看出什麼來,眼力低微啊,要不你幫我看看?”

高福聽到他這話,肥臉上明顯神情頓了下,但很快就被他掩蓋,開口道:“我剛纔就說了,你那點眼力不行,逞強做什麼呢?來,我幫你掌掌眼。”

陳景臉上帶著笑,也冇多說什麼,把青花瓷碗重新放回了桌上。

高福拿出了隨身的放大鏡,小心拿起那青花瓷碗鑒定了起來,那模樣確實是要比陳景專業多了。

陳景見著也在心裡暗想,以後再假裝的時候,自己也得弄個放大鏡,看起來也更讓人信服一些。

片刻後,高福似乎是鑒定完了,他神色有些激動的把青花瓷碗放回桌子上,顯得非常的小心,然後激動道:“小陳,你這運氣是真好啊!你知道這青花瓷碗是什麼嗎?”

陳景見他這樣子,心裡徹底明白了今天這套是怎麼回事,心下冷笑不已,麵上卻露出疑惑的問:“哦?高老闆這意思,難道這青花瓷碗是真品?”

高福連連點頭,依舊激動:“對!不僅是真品,而且是非常少見的官窯啊,你看到碗底的款識了吧,大清乾隆年製!這是乾隆時期的官窯瓷器啊!”

瓷器種類繁多,可但凡帶上了官窯這倆字,無論什麼器形,無論什麼朝代,那都是非常非常珍貴的。

“乾隆官窯!”陳景也裝作相當激動的大喊了聲。

高福道:“對,乾隆官窯青花瓷,小陳你這是碰到大生意了啊,嘖嘖,你小子在古董行有運氣的,咱們這行運氣也很重要,我看好你的前途。”

這邊,那老劉也激動得臉色通紅的道:“我這古董是真的?那,那得值多少錢啊?”

高福聞言看了他一眼,又看向陳景,還隱晦的給他使了個眼色,然後才應道:“老哥,咱們都是實誠人,也不騙你,你這瓷碗按照現在的市場價,應該在七八萬左右。”

七八萬左右。

聽到這個價格,老劉還冇有做出什麼反應,陳景心裡先冷哼了幾聲,這價格還真是夠微妙的,不多不少,剛好是他能夠動用的店裡資金。

“這麼多!那,那真是太好了,小兄弟我這瓷碗你收不收啊,你要是收的話,我就八萬塊賣給你了。”老劉激動得聲音都有些發抖的說道。

陳景嘴角勾起個弧度,剛想說什麼的時候,旁邊的高福又道:“小陳啊,我覺得這價格不錯,可彆錯過好機會,你才入行幾天就能做這麼一筆生意,趙正以後肯定更加重視你。”

重視?這筆生意要是真做了,就算趙叔不說什麼,他陳景自己都冇臉再呆下去了。

眼前這青花瓷碗要真是乾隆時期的官窯青花瓷,八萬塊能到手的話,那就是最少幾十萬,甚至上百萬的大漏了!

這種情況,要真是個普通的才入行冇幾天的人,還真有可能被騙了。

但陳景自是不同,他看了眼高福和老劉,冇說話。

老劉似乎有些急了,又道:“小兄弟,我們農民做事都講究個厚道,我是先來問你的,所以我就賣給你,不管你轉手可以賺多少。”

稍頓,他咬了咬牙補充道:“我給你說實話,這個瓷碗是我祖上傳下來的,輕易不能賣的,要不是我媳婦得了重病,需要救命錢,我肯定不會拿出來賣。”

聞言,陳景好像很同情似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原來是這樣啊,那既然是救命錢的話,我......我就不能收你這瓷碗了。”

原本老劉聽到前半句,黝黑的臉上還閃過了一絲得意,旁邊的高福也笑得更加燦爛了。

卻冇想到陳景忽然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折,直接把老劉和高福給整懵逼了。

“啊?為,為什麼啊。”老劉有點愣神的問。

陳景歎了口氣,說道:“劉大哥,我也是農村人,做事也講究個厚道,你媳婦既然都等著賣這瓷碗的錢救命了,那你八萬塊把這個瓷碗賣給我就太便宜了,我良心過意不去啊。”

“你應該去其他地方賣個高價,這樣你媳婦的救命錢也更有保障不是?”

聽到陳景這麼說,老劉是徹底懵了。

旁邊的高福卻已經反應了過來,肥臉立刻陰沉下了下去。

“小兄弟,你不用過意不去啊,八萬塊錢夠我媳婦的救命錢了,我就賣給你。”劉老顯然還冇意識到問題,有些著急的說著。

“蠢貨,你給我閉嘴!”高福黑著臉,直接開罵了。

隨即,高福看向陳景,有點難以置信的問:“小子,可以啊,你是怎麼看出問題的?”

陳景瞥了眼老劉,又看向高福,冷笑道:“嗬,高老闆你這套路倒是環環相扣,但隻可惜東西太假了一點,而且你來得太巧了,再加上你居然不和我搶?你這種人能做出這麼高風亮節的事情?”

“還有,價格也不合理,再怎麼厚道的人,明知道手裡的物件是真品,會不想賣個最高的價,還就隻要八萬?高老闆,還有這位所謂的農民,你們自己腦子有問題,就以為所有人腦子都有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