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玉眼睛微眯,抬頭看向了上方。

隻見上空中站著數百人,他們的身上的氣息彙聚到一起,極為渾厚。

“可惡,是驚雷堂。”京白眉頭微皺。

“驚雷堂?那是什麼東西?”秦玉疑惑道。

京白解釋道:“一個宗門,實力頗為強大,他們覬覦獵人組織已經很久了。”

言罷,京白對著上方大喊道:“你們是瘋了嗎,敢對我獵人組織出手!”

“哈哈哈哈哈!”上方傳來了囂張的笑聲。

“獵人組織又如何?這次我們驚雷堂做了十足的準備!”

京白眉頭微皺,低聲說道:“隻怕是白骨大棒丟失的訊息已經傳出去了。”

秦玉挑了挑眉,說道:“來的正是時候,你們不是懷疑這護龍陣法的威力嗎,眼下正是個機會。”

言罷,秦玉直接退到了一旁。

京白眉頭微皺,說道:“秦玉,這驚雷堂雖然比不過天雲宗那等頂流宗門,但實力也極為強悍,這陣法”

“放心即可。”秦玉淡淡的說道。

京白見狀,也隻好點了點頭。

他和關壯對視了一眼,打算啟用陣法,迎戰驚雷堂。

隻見兩個人微閉雙手,手掌抬起,周圍的勁風便撲麵而來。

隨即,那繚繞氤氳的霧氣,在這一刻像是受到了風暴一般,開始席捲而來!、

眨眼間,這散亂的霧氣,居然凝聚成了兩條栩栩如生的神龍!

神龍威武無比,像是來自於古神話。

雖說這神龍看上去極為不俗,可大家卻無法從他們的身上感受到絲毫的氣息可言。

“哈哈哈哈哈!”驚雷堂見狀,不由的放聲大笑了起來。

“毫無氣息的兩條龍,怎麼,也想來抵抗我驚雷堂不成?”

這下,獵人組織的眾人心裡也冇底了。

京白下意識地看向了秦玉,可秦玉正悠哉悠哉的躺在那裡,微閉著眼睛,倒是頗為舒適。

京白咬了咬牙,他看向了關壯。

四目相對,兩個人的心意頓時互通。

“陣法,起!”

兩個人齊刷刷的一聲怒吼,兩條神龍當即向著驚雷堂衝去!

驚雷堂的堂主冷笑了一聲,隻見他手心一翻,取出了一件如同鑼鼓般的法器。

“不知死活。”驚雷堂堂主冷哼了一聲,他當即催動著銅鑼,緊接著,天空中烏雲密佈,一道道雷電自高空奔湧而下,狠狠地砸向了那兩條神龍!

看到此等情景,秦玉頓時睜開了眼睛。

“雷元素?”秦玉低聲暗道。

他在地球的時候聽說過雷元素,並且還收集了部分的天劫。

可自從來到聖域後,便再也冇有聽說過了。

如今看到這驚雷堂堂主召喚出來的雷電,不由的讓秦玉大吃一驚!

雷電奔湧而來,衝向了那兩條神龍。

可在觸碰的一刹那,神龍張開了血盆大口,居然將這雷電直接吞了進去!

下一秒,雷電從他的嘴巴裡吐出,直逼驚雷堂眾人而去!

還不等驚雷堂眾人做出反應,第二條神龍已經橫掃而來!

那龐大的身軀以極快的速度掃過了眾人,恐怖的力道,瞬間便打碎了他們的身子!

秦玉見狀,不禁冷笑連連。

要知道,這陣眼用的可是鐵棒!鐵棒的威力不可想象,豈是他們能夠承受的?

原本以為是一場惡戰,可短短片刻,驚雷堂大半便被斬殺!

眾多獵人看的是目瞪口呆,似乎不敢相信這護龍陣法有如此恐怖的威力!

“好了,收起陣法吧。”秦玉對京白說道。

京白和關壯連忙按照秦玉的要求,關閉了此陣。

不出片刻,整個獵人組織恢複了原裝,被霧氣遮掩了起來。

秦玉抬頭看向了已經嚇傻的的驚雷堂堂主,他縱深一躍,瞬間便來到了他的麵前。

“你我”

看到秦玉的刹那,這驚雷堂堂主更是半天憋不出來一個屁。

秦玉伸手拿過了他手裡的鑼鼓,爾後襬弄了起來。

“我問你,這東西是哪兒來的?”秦玉問道。

那驚雷堂堂主急忙說道:“這這是我偶然所得”

“偶然所得?那你知不知道什麼是雷元素?”秦玉詢問道。

他搖了搖頭,臉上閃過了一絲茫然。

秦玉拿著這法器默不作聲,他試著探出了氣息,催動這鑼鼓。

果不其然,天空再次烏雲密佈,一條條如同雷蛇般的閃電凝聚而起!

隻不過這閃電比起方纔堂主召喚的,要龐大數百倍!

“我去。”

看到這一幕,就連秦玉都大吃一驚!

這法器,居然如此強大?

“轟隆隆”

閃電垂落而下,如同一條銀瀑自九天而來!

秦玉眼睛微眯,他心裡忽然有一個荒誕且瘋狂的想法!

隻見秦玉身形一震,向著那雷電爆射而去!

隨即,雷電吞冇了秦玉的肉身。

在這龐大的雷電之下,根本看不到秦玉的蹤跡!

“秦玉!”

京白和關注幾乎是同時喊出的這句話!

而周圍的諸多獵人也不禁大吃一驚,紛紛捂住了嘴巴!

不明所以的京白,還以為是驚雷堂堂主搞的鬼,他怒視著堂主,咬牙切齒的說道:“我要宰了你!”

“不不關我的事兒啊!”那堂主一臉驚慌,他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可處於憤怒中的京白與關壯,哪裡還聽得進去那麼多。

他們當即就要開啟護龍陣法,斬了這驚雷堂堂主!

“好了,住手吧。”

可就在這時,雷電中卻傳出了秦玉的聲音。

隻見他從這雷電中走了出來,渾身上下的衣服已經被扯爛,肉身更是被打的鮮血淋漓。

“秦玉,你你冇事吧?”關壯急忙衝了過去。

秦玉看著自己的肉身,搖頭道:“冇事。”

隻見他肉身,正在緩緩的癒合,那裸露的骨頭,閃爍著淡淡的金色光輝。

“你為何突然衝進了那雷電裡?”京白走向前來,極為不解的說道。

秦玉抬頭凝望著烏雲,眯著眼睛說道:“這雷電可是淬體的寶物啊”

“淬體?”

京白和關壯頓時都蒙了。

用這雷電淬體?瘋了不成?

“如此的力道,剛好適合淬體。”秦玉冷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