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沐言翻了一會飛機上旅遊雜誌隻覺得太過無聊,旁邊的顧澤延早就蒙著毯子眯著眼睛睡了起來,於是也跟著眯著眼睛睡了2個小時,但是因為在飛機上,根本就冇什麼睡意。

隻好老老實實睜開眼睛呆呆的看著睡在旁邊的顧澤延。

應該是這幾天公司真的出了什麼大問題,顧澤延是一向淺眠的,記得前幾天蘇沐言起夜的時候,晚上就算是蘇沐言輕輕的翻身,顧澤延總要醒過來。

也許是真的因為公司的事累了,這次顧澤延睡的很快,眉頭緊鎖,本就消瘦的臉龐更加瘦了。

或許,因為宋子昂,顧澤延吃了喝多苦頭吧?

蘇沐言忍不住把手搭在了男人的眉間,想幫他揉去這眉眼中的憂愁。突然手被抓了去,顧澤延睜開了眼睛。

是比黑寶石都要閃耀的眼睛,正在以一種難以言喻的深情看著她。蘇沐言有一刻的窘迫,想要把自己的手臭回來。

看著蘇沐言想要躲避開的手,顧澤延似乎是帶了愉悅,把手緊緊抓在自己手裡。

眼神含笑,薄唇傾吐:“老婆,生日快樂。”

話音剛落,剛纔的小空姐推了手推車過來,上麵是一大束紅玫瑰和做成心形的水果蛋糕。蛋糕上麵插著25根緩緩燃燒的蠟燭。

廣播中響起了熟悉的歌聲:“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

原來今天竟然是自己的生日,蘇沐言自己都已經忘記了。

更何況,這也是她失憶以來,過得第一個生日。

眼前的顧澤延滿臉微笑,他把蘇沐言的手從手心裡釋放出來,一旁熟睡的夏夏滿臉微笑,從手推車上拿出一個。

是一枚閃亮的寶格麗定製鑽戒。

顧澤延小心翼翼給蘇沐言光禿禿的手上帶上戒指,“喏,生日禮物。”

蘇沐言麵對周圍豔羨的眼神,覺得此時應該哭一哭應景的,可是她剛癟了嘴,一旁的夏夏一把抱住她:“媽媽,生日快樂!這個戒指盒子,是我親手做的哦!”

頓時,蘇沐言覺得心裡生起了暖暖的感覺,比冬天溫暖的火爐,夏天涼爽的西瓜,都讓人來的舒服。

“顧澤延,為什麼要送給我鑽戒?”

蘇沐言戳著水果蛋糕吃了兩口,又忍不住把手指伸出來,在顧澤延眼前晃了又晃:“我們結婚的時候不是已經有一對了嗎?”

“可是那一枚你從來都冇戴過。而且這一枚已經是第三對了,第二對戒指......你也不喜歡......”

顧澤延不愛吃奶油,他拿著叉子把蛋糕上的奶油挑出來放到蘇沐言盤子裡:“我以前不是給你說過的,女人不戴你送的東西說明她不喜歡,不喜歡你就需要重新買新的。”

“所以呢?如果我也不戴這一枚呢?”

蘇沐言舔了舔勺子上的奶油,好奇的湊過頭去。

“那就繼續買新的,直到買到你喜歡戴為止。”

顧澤延突然抬了腦袋,對著蘇沐言微微一笑。

“這樣不好,太浪費了,這玩意兒又不是吃的,幾塊十幾塊就能解決的。”

蘇沐言往後偏了腦袋,搖著頭。

顧澤延突然扭頭一笑,猶如六月的陽光,照射在蘇沐言心裡。

“那就一直隻戴著這一枚好了。”

“無論發生什麼,都隻戴著,這一枚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