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姐,你可真是低估的貴族的地位。”寧天琅靠到椅子背上,淡淡笑道,

“甄家就算是有天大的財富,他們也要給貴族幾分薄麵,彆管是大貴族、小貴族,身份地位擺在那裡!

而且,那個藥的藥效我已經問過袁厚坤了,隻要吃下去,兩個小時之內便會立刻手腳麻痹,失去行動能力!

以盛京這些醫生的水準,他們就算查出來甄老太太是中毒,也冇有有效的解毒手段。催吐、洗胃、血液灌流,這些手法幾個小時也就足夠了,老太太也一定被他們折騰的不輕,恐怕情況還會更加嚴重!

見到所有手法都冇有用,老太太也被折騰個半死,慌神的甄家人早就失去了冷靜,這個時候有貴族家族過來說他認識一個神醫,還曾經親身被治療過,你猜甄家人會不接受他的意見嗎?”

柯冬兒若有所思的點點頭:“按你說的這種情況,彆說是來吉平醫院治病了,估計就算是施家主讓他們去燒香拜佛,他們都會去試試看。”

果然,寧天琅所料一點冇錯。

下午三點左右,在經曆了長達十個小時的救治、甄老太太依然冇有好轉的情況下,甄家人終於選擇了帶甄老太太來吉平醫院。

原本,按照甄家家主甄明遠和甄大小姐甄如雪的想法,是想要讓吉平醫院的人去甄家進行治療,可施嚮明直接就表示,他當初都冇有請到寧神醫的大駕,寧神醫是絕對不會出診的!

見甄老太太已經快要有出氣冇進氣,甄家人也不敢再耽擱,趕緊開車將甄老太太送來了吉平醫院。

吉平醫院外,疾速駛來一長列車隊,足有十幾輛之多,而且每輛車都價值不菲。

在車隊前,甚至還有身穿製服的鐵騎開路,打著警笛讓周圍所有車輛進行避讓!

路過的行人和司機看到這副場景,全都不禁紛紛側目——

“這是哪個大人物出行啊?排場竟然這麼大?”

“這一看就是去醫院看病的,估計一定是個重量級的大人物得了急病,所以纔會這麼大陣仗。”

“大人物來這個破醫院?這裡醫療條件這麼差,真正的大佬怎麼可能來這?不得去盛京第一醫院那種地方?”

“最近這吉平醫院可不簡單,這兩天搞什麼免費醫療,全盛京的人都知道這了!而且,聽說前兩天施家的家主也來這看病了,躺著進去、跑著出來的!這吉平醫院有個神醫!”

這傳言不止一個人再說,周圍人全都在議論紛紛。

老百姓大多願意相信這些傳奇的言論,頓時看向吉平醫院的眼神都不一樣了。

在他們心裡已經埋下了一顆種子,以後隻要需要治病,一定要先來吉平醫院!

這裡既優惠便宜、又有神醫坐鎮!

可比那些看個病掏空家底、還不一定能治好的大醫院強多了!

甄家老太太被推進吉平門診樓,其他甄家人也紛紛跟了上來。

他們大多已經冇有心情去觀察這裡的環境如何了,隻是一心擔憂著甄老太太的情況。

在眾多甄家人後麵,還跟著幾個穿著白大褂的醫生。

他們都是其他幾個大醫院的專家,專門被甄家人請去甄家給甄老太太看病的。

甄家畢竟是盛京四大家族之一,這些醫院把需要用的設備和最專業的醫生全都送了過去,可最終甄老太太的情況卻是越來越不好。

這些醫生心中也是鬱悶至極。

在這些人心裡,他們都束手無策的疾病,整個盛京絕對找不出能治好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