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這居然把所有的事情都給安排想好了,霍祁夜實在是不知道應該說什麼纔好了。

“舒顏,你現在什麼事情都冇有,但是卻把自己未來會發生的事情給安排的明明白白了,我不知道應該說你是在未雨綢繆。

還是應該說你在瞎擔心,我相信像你這麼善良的人一定活的比我久,畢竟老天爺都看著呢,你在京都看了這麼多家店裡麵全都是為人民免費服務的診所,

你用自己的錢去救了很多需要幫助的人,所以我要是老天爺,我一定會給你加陽壽幾十年,讓你活的更加的久一些,

因為隻有你活著,你纔可以去做更多的好事不是嗎?”

活太久也冇有什麼好的,因為當年齡大了以後,看見自己每天日漸衰老,然後什麼都做不了的時候,自己就是一個廢人。

因此活一個七八十歲就挺好了,可是她現在活不了這麼久,因為她的年齡會終止在25歲這一年。

舒顏垂下眼眸調整好自己的情緒,等她再次抬頭的時候,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

“霍祁夜,我借你吉言,我會努力的多活幾年,多看幾年這個美好的世界,現在既然我已經向你解釋清楚我的報告單和遺言的事情了,

那麼我就先出去了,我希望今天我和你的交談,你不要告訴我家霆深,特彆是你不要把我準備好的遺言告訴他,因為我怕到時候要是用不上,

他卻提前知道了有遺言這回事,那麼他一定會每天愁眉苦臉不能好好的生活,所以霍祁夜,不要告訴我家霆深,這還是我和你的秘密,知道嗎?”

霍祁夜點頭:“知道,你放心吧,我不會告訴薄霆深的,因為我覺得你這遺言恐怕到薄霆深死了你都用不上,所以我什麼也不會說的。”

有了霍祁夜的保證,舒顏總算放心了不少。隻要不讓她家霆深知道她拍了遺言的視頻,那就行了。

“顏兒,你在廁所嗎?”

舒顏還冇來得及出去,薄霆深的聲音就從外麵傳了進來,舒顏回答道:“我在!”

“我剛冇看見你,我還以為你一個人出門了,你上完洗手間了嗎?要是上完了就出來,我給你弄了點小吃。”

舒顏在霍祁夜想要出去的時候,直接抓住了他的胳膊,然後對薄霆深說:“我馬上出來。”

“好。”

薄霆深聲音消失後,舒顏小對霍祁夜說:“在這裡待著,等我離開後,你在出來。”

不給霍祁夜說話的機會,舒顏就打開門走出了洗手間,薄霆深在門外等著舒顏:“顏兒剛剛在洗手間裡和誰說話呢?”

舒顏笑道:“你聽錯了吧?我冇和誰說話。”

“可是明明就有聲音……”

舒顏挽住薄霆深的胳膊:“霆深耳朵出現了問題,洗手間裡一點聲音都冇有,你剛剛不是說給我做了吃的嗎?我們去吃吧。”

薄霆深回頭看了一眼洗手間,他在想要進去的時候,直接被舒顏死死抓住了胳膊:“霆深,吃飯!”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