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念安,你想死是不是?”

一聲暴虐,楚念安吃痛了一聲,痛意如潮水般翻湧而來,幾近無法呼吸。

而強加在她脖頸間的力道還在一點點收緊,彷彿想要把她捏碎一般。

還冇等她掙紮著睜開眼,男人甩手就將她扔了出去,瘦弱的身軀重重的撞在了桌角上,摔落在地。

嘶——她的黑山老腰啊,踏馬哪個癟犢子敢扔她!

“唰”得一下睜開了雙眼,可一張陌生的俊臉映入眼簾,讓她微微一愣。

紫金玉冠將他黑髮束起,斜飛的劍眉下一雙鳳眸,宛若翱翔與蒼穹的雄鷹般深邃銳利,好似世間萬物皆逃不過他的眼底,不過現在眸底染上了絲絲腥紅,他周身的氣場更是令人望而生畏。

這男人生得極為俊美,麵若寒冰時像是被遺落在人間的謫仙,叫人可望而不可即,麵帶怒色時像是腳踩曼陀羅之花而來的地獄羅刹,令人恐懼而為之戰栗。

不過他身上的衣服著實古怪,像是在古代所穿的服飾,上麵還繡著繁瑣的花紋,還有這古香古色的房間,帶著幾分奢華。

楚念安揉了揉腰站起了身,左右環顧了一圈,難道……她上次試鏡的戲通過了?!

楚念安瞬間眼前一亮,看這眼前的架勢,不由得越發的確定方纔自己內心的想法,捂著腰走到洛煜珩麵前,上下打量了一番。

心想這劇組還挺大手筆,這男人全身上下加起來就算是租,那一天也得不少錢,簡直就是行走的人民幣啊。

“兄弟,你這演的是哪位啊,上次試鏡我好像冇見過你?”

“放肆!本王——”

“哦,我知道了,”楚念安恍然大悟了一聲,“就是那個劇裡最後死得很慘的,叫什麼,洛煜珩,對不對!”

洛煜珩:?

這女人又在發瘋說什麼鬼話?!

“說真的,我演過這麼多部戲,雖然演得大多數都是屍體吧,但我從來都冇見過長得像你這麼好看的人,簡直絕了!”

話音剛落,隻見洛煜珩的臉瞬間變得比煤球還要黑。

“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

幾個字,幾乎是洛煜珩從牙縫裡擠出來的!

楚念安不明所以的撓了撓頭,“就,誇你好看……”

“嘭——”

一聲巨響,楚念安直接被扔出了門外!

“傳令下去,楚家之女楚念安,若再敢踏入王府一步,斬!”

房間裡一陣乒呤乓啷亂響,守在門外的扶影不由得扶額長歎了一聲。

這已經是楚念安不知道第幾次被他家王爺扔出去了,府裡的人都已經見怪不怪了。

楚念安被摔得莫名其妙,迷迷糊糊中,她隻覺得自己是被一路拖著走的。

到了王府的大門外,一陣劇痛傳來,楚念安覺得自己的屁股差點又要摔了個開花。

甩了甩暈乎乎的頭,楚念安抬眼的那一瞬間,隻聽見“嘭”的一聲,厚重的大門被緊緊關閉,隻剩下在兩側看守的護衛,手握佩刀,對著楚念安一臉凶神惡煞。

“嘖,這不是楚家二小姐嗎,為什麼從夜王府出來了?”

這裡本就是一條去集市的必經之路,再鬨出這樣的動靜來,雖然不敢在夜王府前圍觀,但路過的人們還是難免忍不住想要多看幾眼。

“還能為什麼,她恬不知恥的偷偷翻牆進王府,被夜王殿下發現丟出來也不是一次兩次了,還真以為翻幾次牆就能當上夜王妃呢,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麼德行。”

經過楚念安的這道聲音,鄙夷之中帶著按捺不住的嘲笑。

不友善的目光一道又一道的刺向楚念安,楚念安一時有些懵逼,看來她還是趕緊走為秒,此地不宜久留啊。

快速掃了一眼四周,楚念安看見不遠處的一條小衚衕便趕緊竄了進去,在這小衚衕的儘頭是一處小樹林,林子中間有處湖泊,水和潺潺。

這裡幾乎看不見什麼人,楚念安呼了一口氣,耳邊可算是冇有了那些嘰嘰喳喳的聲音。

但是,很奇怪,她記得她現在生活的那個地方應該正值秋季,滿地的枯葉鋪了一地的金黃,現在在她眼前的卻是一片春意盎然的景象。

“叮!係統重啟成功,開始運行中~”

嗯?什麼聲音?!

楚念安側著頭拍了拍耳朵,可卻有一道娃娃音一直在耳邊迴盪。

“呼,幸好在卡機之前綁定成功了,嚇死本大爺了,14250……咦,你是14250?!”

楚念安扯了扯嘴角,你丫纔是二百五呢。

“你是,什麼東西?”

“什麼東西?本大爺可是宇宙最牛逼巴拉的金手指,忒不靠譜係統!你想坐擁後宮三千美男嗎,你想逆襲成為大佬嗎,你想長生不老嗎,隻要你完成任務,獎勵多多,先到先得!”

嗯,聽起來,是挺不靠譜的……

“不感興趣。”楚念安在確認自己不是在做夢之後,漠然了一聲。

“那可不行,你的任務已經開始了,不感興趣也得興趣起來。”

得,這小詞兒用的挺讓人想入非非啊。

不過這好像並不是重點!

“任務?什麼任務?!你們做係統的,事先都不問問當事人意見的嗎?”

“問了啊,也同意了啊,可是我後來卡機了,就綁錯宿主了唄,本來不該是你的,本大爺也很意外啊。不過你放心,隻要你完成了任務就能回去,而且任務非常非常簡單,你還記得你前不久去試鏡的一部戲嗎,你現在就是這部戲裡的楚念安。”

作為一個熱愛演戲的三十六線開外的小演員,楚念安每天的日常就是去試鏡各種角色,吃的苦也不少,但這也算是家族曆練的一部分。

雖然被刷下來無數次,當過最好的角色也不過是個開場前兩秒就掛掉的配角,說過最多的台詞也冇超過一個字,但這並不能打消她的積極性。

就算隻有一個字的台詞可以說,就算隻有兩秒鐘的鏡頭,她也會努力呈現出最好。

“當然記得啊,這部戲講的是——”

“好了不用說了,因為本大爺卡機不僅僅綁錯了宿主,連整部劇情都跟著崩塌了,知不知道劇本也冇啥大用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