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時,莫劍典又邁步上前,冷然一笑。

“本將算是看出你們聖公派的情況了。”

“二聖公,你去吧,去收攏整個聖公派的人。”

“事不宜遲,將他們通通招攬起來,看看你們聖公派中到底還有多少人願意在這裡等死?”

這些人執迷不悟,聖公派中的其他人想必應該能夠看得清楚局勢。

留在這裡,等待他們的,可就隻有死路一條!

這種時候,他可已經看清楚形勢了。

這聖公派的其他人,看起來是不願意投奔大越了。

不過聖公派外,可還有著北盛禁軍圍困著。

如果時間久了,北盛禁軍意識到不對,那肯定拚了命也要前來救援趙錚。

這可絕對不是他們所想要看到的結果!

至於聖公派的這些人收攏起來,可還能有發揮著不小的作用,畢竟這一次能夠在這裡找到趙錚本就是意外收穫。

二聖公冇有猶豫,當即向著議事廳外走去。

見此一幕,商聖公等人的臉色更加難看了。

收攏走聖公派的人,有二聖公在,再加上聖公派正麵臨大盛朝廷的圍攻。

這在聖公派的大多數人看來,如今可都是死路一條。

這是陽謀!

可偏偏商聖公等人,就隻能眼睜睜的看著二聖公帶走聖公派的人馬。

趨利避害,這是絕大多數人的本能。

“大哥,若讓二哥這麼下去,我聖公派便要就此分崩離析了!”

四聖公臉色凝沉,緊咬著牙關。

他完全冇有料到事態,竟然會演變到這一步。

最先出現問題的,竟然是他們聖公派內部!

而一旁的三聖公,卻緩緩搖了搖頭,長長歎息一聲。

“二哥他已經與我們劃清界限了。”

“他鐵了心的要投奔南越!”

“我們……就此分道揚鑣了。”

商聖公三人臉色都逐漸難看到了極點。

而這時,摩尼教教主卻輕笑著開口。

“投奔南越,有何不妥?”

“商聖公,你覺得南越進攻的大盛中原之地後,中原之地的所有百姓都會唾罵你們嗎?”

“按我說,這可不儘然……自古以來,向來都是成王敗寇。”

“這大盛朝廷如今國運已失,諸位本就是要被大盛朝廷所清繳的人,又何必不願棄大盛朝廷而去?”

話音落下,商聖公等人皆是陷入了一片沉默。

而一旁的莫劍典也不由深深看了摩尼教教主一眼。

“閣下是……”

他倒是有些意外,眼前這人,似乎有些識時務啊!

摩尼教教主笑著迴應。

“摩尼教教主。”

聞言,莫劍典眼前一亮。

縱使他在大越,可也聽過摩尼教教主的名號。

倒是冇有想到,摩尼教教主竟然也在這聖公派中。

“不知是否願加入我大越?”

若是能給北盛添亂,這些人,他們招攬再多也不嫌多。

“榮幸之至!”

摩尼教教主倒是顯得灑脫,向著莫劍典拱了拱手。

可這時,卻有著一道玩味的笑聲響起。

在這種時候顯得尤為突兀。

議事廳中,眾人當即循聲望去,目光很快齊齊落在趙錚身上。

見此,莫劍典眉頭微微一挑,眼中流露出一絲嘲弄。

“趙錚,這種時候,你又何必故作鎮定?”

“你已經落在我們大越的手上了,在此之前,你應當從未想過會遭遇而今的局麵吧。”

“你放心,就算本將無法將你帶回我大越,也絕對會讓你死的痛快一些!”

“堂堂大盛盛王倒是值得一個乾脆利落的死法!”

現在,趙錚的的確確已經淪落為階下囚了。

隻待他接管了聖公派,憑藉商聖公這些人,可還無法造成多大的阻攔。

“是嗎?”

趙錚笑容濃鬱,依舊顯得神色從容淡定。

隨手捏起茶盞,不緊不慢的喝了一口。

“莫劍典,若是你這陳虎象義子就這麼死在我大盛境內,你說陳虎象該作何想法?”

他笑了笑,又轉來看向一旁的商聖公和四聖公等人。

“商聖公,事到如今你們聖公派也該做出決斷了。”

“是投奔我大盛,還是等到南越將你們聖公派的其他人馬全部帶走之後,就此葬身於你們聖公派的領地之中?”

可聽著趙錚的話。

商聖公和四聖公等人卻都有些無語。

這都什麼時候了?

大盛盛王竟然還在想著讓他們投奔大盛。

可這已經不是他們想不想要投奔的事情了。

二聖公可是已經去招攬聖公派的其他人了,要讓他們一同投奔南越,此事幾乎已經無法阻止了。

四聖公輕哼一聲,看向趙錚。

“盛王殿下,眼下的局勢可都是你一手造成的。”

“若不是大盛禁軍圍困我們聖公派,我們聖公派的其他人應當也不會輕而易舉的就被南越的人給招攬走啊!”

“都這種時候了,就算是我們跟大哥一起投奔大盛,恐怕也救不了盛王殿下你了!”

他的話語中帶著幾分氣惱,如今的局勢可不正是這大盛盛王一手造成的嗎?

親手把自己送到了南越手上。

都說這大盛盛王足智多謀,如今反倒是聰明反被聰明誤!

一旁的商聖公也有些無奈,臉上掛起一抹苦笑。

“老四,這也與我們聖公派有關。”

“是我冇有料到老二竟然與南越勾結在了一起。”

“我聖公派,他是要就此葬送了。”

他此時隻有苦笑,冇有任何的氣惱,也冇有零星半點的哭喪。

反倒像是平靜的接受了此時的現狀。

或許這位大盛盛王殿下,也是如他一般的心態吧。

絕望之下。已經冇有心思再去管其他的了。

趙錚卻是笑了起來,目光轉落在莫劍典和摩尼教教主兩人身上。

“剛纔四聖公所說的話,你們可曾聽到了,如今的局勢是本王一手安排的。”

“你們覺得本王當真料不到,南越如今會來聖公派嗎?”

“你們錯就錯在當初,在大盛皇城之時,本王尚在太廟之中為百姓祈福……”

“你們不該派遣暗諜去刺殺本王,以至於本王都知曉了你們暗諜的動向。”

隨著趙錚的話音落下,整個議事廳中竟是瞬間陷入了一片死寂。

莫劍典瞳孔一縮,凝視著趙錚。

如今的局勢,趙錚早就料到了-